Sissi Lin 2006年11月18日 星期六

我們親愛的溫子於11/7日,在荷蘭產下了她的長子--溫明恕



據說,取名為「明恕」,是出自於左傳中的一段話,身為中文系出身的我,當然就被要求要翻譯這一段文章。在店裡,我只簡單翻譯了大意,回到家想說來翻一個完整的版本給大家,認真的看了看,發現溫子真的很幽默與浪漫(?)





以下古文教學時間開始~



「明恕」一詞出於左傳 隱公三年--周鄭交質



鄭武公莊公為平王卿士。王貳於虢,鄭伯怨王 。王曰:「無之。」故周鄭交質 王子狐為質於鄭,鄭公子忽為質於周。

王崩,周人將畀虢公政。四月,鄭祭足帥師取溫之麥;秋,又取成周之禾。周鄭交惡。


君子曰:「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明恕而行,要之以禮,雖無有質,誰能間之?苟有明信,澗溪沼沚之毛,蘋蘩薀藻之菜筐筥錡釜之器,潢污行潦之水,可薦於鬼神,可羞於王公。而況君子結二國之信,行之以禮,又焉用質?《風》有《采蘩》、《采蘋》,《雅》有《行葦》、《泂酌》,昭忠信也。」




簡單翻譯如下

(前言:在春秋時代,周天子是天下共主,其他各國都是周的卿士,但因戰亂頻仍,周天子的勢力逐漸低落,各國的武力日強,形成一種微妙的平衡狀態。周天子擁有虛名,仰賴各國給予保護,各國擁有實權,也仰賴周天子給予名聲。那是一個很有意思的時代。)



鄭武公、莊公都是周平王的卿士。

周平王想把政權分給西虢公,(因為周平王覺得鄭武公的勢力已經太大了)

鄭武公當然就很不爽,對周平王有所埋怨。

周平王趕忙說:哪有~我沒有啊!沒這回事啦!

為了示好,所以就交換了各自的王子作為人質。



後來周平王掛了,周人真的把政權分給虢公,周鄭兩方也產生了一些嫌隙,鄭國甚至大膽的去收割王田的麥禾,從此兩方交惡。



所以,這件事情給我們的教訓就是:



「信不由中,質無益也。」--所謂誠信若不是發自於真心誠意,就算交換人質,再多的保證,亦無濟於事。

明白忠恕誠信的道理,彼此以禮相互約束,雖然我們之間沒有人質,但是誰能破壞離間我們的情誼!

只要是出自於真心誠信,就算是野草野菜、破鍋爛碗、路邊髒水,都可以拿來祭祀鬼神、也可以用來宴請王公貴族。

更何況是君子要締結兩國的情誼,應該要以禮相待,又何必用人質呢?詩經.國風篇有《采蘩》、《采蘋》,詩經.大雅有《行葦》、《泂酌》,就是在告訴我們忠信的道理。 







讀完了這一段,對我來說,「明恕」這個名字,不只是一個名字,



其實是一種愛的承諾





台灣--荷蘭的距離,一開始就分隔兩地的婚姻與情感,這中間種種不為外人所知的一切,都在這個名字、這個孩子身上有了個說明。

一如孩子是愛的結晶一般,孩子的名字也是一個愛的承諾與誓言。



就像在訴說著:即使這是一段超遠距離的婚姻與戀愛,即使一紙證書、一場婚禮並不能真正約束什麼,即使聚少離多......但是我願以給你最真心誠信的承諾,給你我最忠貞的心,沒有什麼能離間我們,因為約束我的並不是婚姻、不是孩子,而是我對你的真摯情愛。





這樣想著,我兀自感動了起來。

(其實是我一廂情願的妄想?這也不無可能,哈!)





溫子,真的是溫子。知書達禮,有風有骨。



希望明恕與溫先生馬克老師,都能感受到這份美好的情意。

Sissi Lin 2006年11月7日 星期二

我在整理我的bbs秘密小板,發現了一些以前在學習療程手法的文章。

感謝那時的自己有留下這些紀錄。

現在看來,依然有很多感觸。


我會一篇一篇整理出來放好。先放B06創造力能量療程的學習心得吧!


===============================


作者  sissi                                 看板  sissi

標題  B06,渴望飛翔

時間  Sun May 22 05:32:17 2005

────────────────────────────


[學習]



這一週的手法終於教完了,今天晚上上課時會完整的練習一次。


這一次練習,全班的狀況都怪怪的,大家恍惚的恍惚,閃神的閃神。

然後,不斷的叫著:好難喔~好難喔~


飛翔的手法,類比到書法中是草書

看起來最自在最隨性,但其實,需要的卻是最大的控制力。

就像鳥兒的飛行,是在無比的精密協調下產生的。


人為什麼渴望飛行?


想離開、想自由、想更快速的移動、想看到更高更遠的地方......


這一次老師又在手法上做了微調,帶入更多的空氣感,

當老師做在我們身上,我們都確實感受到了氣流的引動。


但我們卻都還是,無法飛行的笨鳥。

因為害怕,因為不習慣,因為手足無措,因為沒有自信,

所以我們還飛不起來,只是慢慢的,正在學習拍動翅膀。


慢慢的,習慣週遭的空氣流動。

慢慢的,習慣風的韻律。

慢慢的,習慣飄浮。


總有一天,我們能夠更勇敢的振翅飛翔。





[練習]



這是一個十分輕盈的手法,不是如微風掠過而已,

是像一陣氣流盤旋,要將我們一起帶往雲端。


昨天在小諭身上練習了一次,她說做完之後醺醺然,

整個人飄飄的,但是身體卻很酸痛,真有趣,

明明是這麼輕盈的手法,卻也可以引動出壓藏在身體中的情緒。

她說她很想大喊大叫,身體裡面有種不安定要鑽出來,

想去對某些人說出某些情緒與不滿......


當然這些症頭,在她睡醒之後就都好了,

然後這兩天她也做了一些很有趣的夢。



只是想說,原來,這就是所謂的療癒力。





[我的飛行]



我的B06被說像棉花糖,老師說,我的原型就是棉花糖(糟,被看穿了XD)

希望我能夠進化成雲朵。


在教肩頸頭的手法時,老師說我的頭最難做,

因為我不知為何這次出現了「自動頭」的狀況,

就是說施作者只要輕輕一動作,我就會自己移動起頭......


為什麼會這樣呢(抓頭大喊)?

難道是,因為我不肯放下對自己的控制嗎?

還是對於飛翔我太沒有安全感,所以無法放心放鬆?


而在學習的過程裡,我也察覺到了,

自己是如何的被固定在地面,被自己牢牢困住。



我,真的想飛嗎?





前幾天,我跟前任講了一通電話,

主要是因為我請她幫我找我可能忘記帶走的護照,

還有請她幫我查詢貸款的事情,之前她幫我申請了貸款,

感謝老天,這筆錢我終於還完了^Q^ 所以跟她做個最後確認。

隔天上課時我們教到了B06的足部按摩,

一早起來我就覺得腳踝有扭到的感覺,很不舒服,

結果當同學在按摩我的腳時,我進入了半昏睡狀態,

在半夢半醒之間我有了個短短的夢境。


我夢到,我還跟前任在一起,但是有個人來到我面前,

那人興高采烈的跟我說起女友如何如何,

然後拿出了女友的照片,照片中的人赫然是她--我的前任。


在這愕然的瞬間,我被同學叫醒。


當我離開療程床時,發現自己的腳踝已經不痛了。




其實我已經很不想再提起前任的事情,

早就跟自己說過希望不要在版上再寫出她的事情,

但就是這樣,該發生的還是要發生。




我數年前就想過要當芳療師,那時候前任強力反對,

因為她說薪水微薄,我會養不起自己。她不希望我們的生活陷入困頓。

而那個時候我都聽她的,所以也沒有敢說什麼,

果然,那時是個沒有勇氣為自己負責的人,也沒資格當芳療師吧。




現在沒有人阻止我,沒有人在我的腳踝繫上枷鎖,

或說,我可以學習不再需要被套上枷鎖以得到安全感,

我可以開始學著去飛翔了,只要我願意。







[理解-生命的縫隙]





在這次的手法教學裡面,我自己得到了很多除了手法之外的理解,

同時也感覺到,原來自我療癒就是這麼回事,

只要有想要讓自己好起來的想望,我們就會找到讓自己好起來的方法。


過去會過去,我們可以去跟自己的痛苦在一起,

跟自己的不愉快在一起,跟自己的難堪在一起,但不耽溺。

過去是為了要走向未來,而不是用來為自己的現在做開脫。




那天教腿部按摩,有一個細微震動向前滑行的動作

(就是這個動作把我的夢境震出來的),

在練習之後,老師講解這個手法時講到了生命的縫隙,

不自覺的,我第一次在課堂上掉下眼淚。




「總會有那樣的時刻的,你知道。

  無論我們做得多對、做得多好,我們什麼都沒有做錯,

  我們盡了一切的努力、做了所有的嘗試,付出了全部,

  我們以為自己已經面面俱到,以為天衣無縫,

  用愛用關心照顧緊緊包覆了對方,

  我們沒有對不起任何人,這麼這麼的努力......


  但是,生命就是會有縫隙

  所以我們還是會遭遇背叛、分離、痛苦、悲傷。


  這就是這個震動手法所要傳達的,生命的縫隙。

  我們沒有辦法抗拒,不能持續沉溺於痛苦之中,只能繼續向前。

  我們知道生命的歷程中必然會經歷種種不愉快,

  但是還是要向前走,只能向前走,用一種堅定。


  學習相信,雖然在傷害之後這是最困難的事情,

  學習放手,雖然這是在痛苦裡面最不願意的事情。


  唯有相信,與放手,才能在關係之中帶來空間,

  生命就是需要這些縫隙,才得以改變與呼吸。

  我們學會相信,學會放手,學會通透這些課題,

  在遭遇轉變的時刻,才有能力跟空間,讓自己走過去。」





很難想像這是在教按摩手法上,用來理解手法的語句吧(笑)!


老師那天其實說了很多很多,每一句都像是說給我聽的,

我自己乖乖對號入座,讓每個字句都著實的落在心頭。




然後我知道,在那個我希望做到最密實的時候,

在那個我自以為什麼都做好、做對了的時候,

其實我有一件沒有做到的事情,就是做我自己。


我不是我自己,我把自己交給了別人,

我讓別人來擔負我的責任。




現在的我依然想要做好每件事情,但是我會明白,

這是為了我,自己,為了完成自己,為了成為自己。




================================





2006年,老師出國前舉行了一次手法團考。

我們考的就是B06



我的問題還是在於「自信不足」

明明就已經有了飛行的架式與身形,甚至已經開始離地。

但我還是沒有辦法相信自己真的辦到了(笑)



果然人是積習難改的生物。

幸好,只是難改,總還是有機會有希望可以往前的。



看來死神年也會很需要B06的鼓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