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0月25日 星期六

就是今天!!



職棒19年總冠軍賽即將開打

今年是傳統好戲獅象大戰

目前門票幾乎都已售完



從兩週前就已經緊盯著賽程

以及季後賽的進度

同事看我在電腦前瘋狂搶票的模樣

笑著問說:

又被抓走一票了

還要繼續看啊??



我說

當然要啊

一個學校中有一個班級的人作弊

又不代表其他的人就不認真了

更何況

如果今年不去看

誰知道明年還有沒有得看(泣)





所以我們一鼓作氣地買好了七場比賽的門票

這七場比賽將於10/25~11/2之間分別在

台南  高雄  台中  台北

這四地開打



我們也會隨著賽程一路南征北討(笑)





我把這當作是自己的生日禮物

也希望我熱愛的王者之獅

能在我今年10/31的虛歲35歲生日

讓我能以滿場的橘色彩帶來慶祝(許願)





這充滿熱血的小旅行

即將出發!!

Sissi Lin 2008年10月13日 星期一



妳睡著之後,我開始流淚。





在這因等待而失眠的兩年中,



在我不忠誠朋友的反覆無常中,



在巨大藍色問號的飄浮中,



我終於開始明白了許多事情。









孿生是我的宿命,從受精卵分裂成兩個獨立個體的那一刻就注定了。



我們的容顏是我的桎梏,不論是對鏡子對水面對鏡頭,我都只能望見妳。



妳的光采加深了我的陰影,我無法掙脫對妳的渴求,妳無暇的靈魂是我日夜思索的折磨。





我是妳最親愛的妹妹,我卻欲望妳,妳的一切。









再也回不去母親的子宮裡,那小小的溫暖的世界中,



我們曾是如此的貼近,我們擁有彼此,屬於彼此,



我們公平的分享了父母的基因,分享他們的愛。



可是我學不會跟別人分享妳,我找不到一個理由說服自己……













巨大的藍色問號緩緩的落了地,我不忠誠的朋友牽著藍色問號走了。





這是第一次,我在妳身旁卻失眠。









床上的藍色被單像海洋一樣淹沒妳我,



妳有夢嗎?夢裡有我嗎?











而我在等待,等待妳醒過來的那一刻,



告訴妳。











這一生,除了愛妳,我已別無選擇。 











---

Sissi Lin



這個世界上大家都在追求「真」,我們要真心真情真愛,要真正公正的比賽,要公開所有的真相,我們像瘋狂了般,追著所有的人事物質問,這一切是不是真的?



我們這麼害怕謊言跟虛假,卻又活在充滿著不真實的生活裡面。



什麼都有可能是炒作,什麼都可能是作弊,從政客的承諾到藝人的G奶,什麼都可能是假的。







我看棒球,這是一個別人比較難跟我聯想在一起的「嗜好」,

無論是中文系或芳療師或塔羅占卜師或文藝青年之類的,似乎都跟棒球占不上邊。

而且我看中華職棒,沒有特別愛看王建民,我只看我支持的球隊比賽。



然後,別人聽到後的反應不外乎



「喔?你看棒球喔.......(換話題)」



「棒球有什麼好看的,還不都是假的!」



「那都是簽賭的啦,打假球!」





每次聽到這些,說真的,除了心痛之外還有憤怒。





大多數這樣批評的人其實並沒有看棒球,他們只有看新聞。



新聞什麼了不起?新聞也是作假跟炒作出名的,

你平常也罵新聞,這時候倒是新聞報了你就全部當真。





我很想反問,這個世界到底有什麼是真的?



你們沒有看球賽,沒有看著那些大男生們的起起伏伏,沒有看到他們在球場上拼命。

你們每天過什麼樣的日子?

你每天對你的老闆說多少的謊?偽裝多少忠誠?

你每天對你的情人裝出多少溫柔?

你每天都在對自己說什麼?

你壓抑自己的夢想,對很多事情裝作不在乎,你對自己從來也不誠實。



這樣的人沒有什麼資格來對我說,棒球都是作假。





算了,我想我也是不理智的球迷之一,沒關係。



別人要怎麼說怎麼想沒關係,但是我只要求一點尊重

我不會要求你們跟我一起看棒球,但也請不要在我面前張大鼻孔胡亂批評。



真是夠了!!



你們只要在我面前閉嘴就好!其他時候隨便你們怎麼扯,隨便!







民國七十九年,職棒元年的時候,我正在升學壓力最大的高中生涯中。

那時候只要球賽有在屏東或高雄開打,班上有一群女孩子就會一起去看球,

在球場上為自己支持的球隊(三商虎)吶喊歡呼,感受熱血沸騰,

輸球時我們互相打氣,贏球時一路歡樂的騎著車回家,

所有在學業或家庭中累積的壓力、不滿,都在這之間消散。



我喜歡看棒球,喜歡看他們拼戰的樣子,喜歡那團隊合作的感覺。

支持他們不是因為戰績.....只是因為支持,

事實上,那四年三商虎的戰績是每況愈下。(笑)



上了大學之後,少了球友和多了其他的煩惱,

母親也臥病在床,種種的事情分散了我的心思,慢慢的我沒有再看球。



然後,爆發弊案,讓棒球熱瞬間冷卻。

聯盟由一個變成兩個,又從兩個變成一個,我還是在外圍看著而已。

到了民國88年,連三商虎也被解散了。心情有種失去依歸的感覺。



還有什麼能讓我那樣的熱切?







一直到職棒13年左右,因為跟現任情人在一起的關係,我又開始看職棒。

他是台南人,支持台南的統一獅,於是我也開始跟著他看。



然後,跟著他,愛上了這支球隊。

(又再度證明我果然不是戰績球迷,那是獅隊全然墊底的一年啊)

愛上獅隊,之後也愛上了獅迷們。



該怎麼說呢,這支球隊,真是一整個老實到不知道該怎麼說的感覺。

從球隊風格、球員、啦啦隊長、到球迷,一整個走老實風。



啊,我對這種風格一整個無法招架啊!(昏)



總之就是這樣,從那時候到現在,我又重新回到了會等待比賽,

準時打開電視,關心球員動向,跟著歡喜擔憂。



說不出來我有多喜歡他們。







昨天我看了一場又讓我哭的比賽,無論是布雷在一局下轟出的平記錄全雷打,

或是嘟嘟投出的的五局好球及精彩守備,

寶哥在球場上盡力奔馳,有他在總讓人覺得安心,

沒看過這麼帥氣的捕手,讓人一再大喊「又是高志綱~」,

胖子隊長帶著閃光亮相,是個超級大正妹,

甘蔗不要命似美技飛撲,果然寶刀未老,

當然,還有一定要提到的大餅林岳平,手術後首度登板......這催淚的一瞬間!





這一瞬間我想到了一篇文章,我很喜歡的,想轉給大家看。

http://blog.pixnet.net/bond1419/post/7970563



這篇文章發在8/25,中職又爆出放水球事件的那一天,

也是大餅在二軍比賽中重新上場投了一局的那一天。



文中的最後一段寫著



老實說我不擔心我沒有棒球看了,

因為也許我們球迷可以一哄而散,去找別的事情玩,

或是假裝誰都不愛了的關心著世界各地的棒球消息,就像我認識的很多龍迷朋友一樣。


但是今天復出的大餅怎麼辦呢?

他為了可以打棒球,去開了一個死掉的機率高達有1/15的刀,

如果沒有人跟他打棒球了怎麼辦呢?

他是多麼的想打棒球才會三個月就重返投手丘,

當初醫生的評估是要明年球季耶!明年耶!


想到這些,我還是感到悲哀的哭了起來。

如果明年還有職棒,一定會有更多人訕笑說「阿~中職都打假的啦,你還看喔!」

誰告訴我,一個25歲的男孩冒著死掉的危險都要打的棒球,為什麼會是假的?







如果你們都看到昨天,大餅上場的那個時刻,

想到這個男孩,他不過四個月前才開過心臟手術,

身上還帶著一個18公分的大傷疤,手術後沒有打過止痛劑,

每天努力的復健跟練習......這些他都沒有喊苦,默默的,

只為了要回到投手丘,回到他最愛的球場上......







總之,我想點播(自己演起來了)一首伍佰老師的歌,

給所有對生活心存懷疑的不安的人們......

無論這個世界有多少真與假,至少你可以試著讓存在以及情緒變成真的,

真真假假的,這就是真世界。





歡迎你來到真世界 也有愛 當然也有虛偽

歡迎你來到真世界 要付出 當然也要防備

關於這個真世界 不小心 你就會事與願違

請你大膽來體會     放手吧

Sissi Lin 2008年10月8日 星期三

0209 聲音與星空



早起。





起床後和艾瑪一起去吃早餐,石桌也是有中西式早餐店各一的呢!還有很大的水果店喔~

中式早餐店的小男生帶著粉紅色毛毛圍巾帽,超可愛的說。

饅頭跟蛋餅都是手工的,很好吃喔,有認真的味道,可惜沒喝到豆漿。



而且早餐店和某親愛的芳療師學姐同名喔(笑)











今天下午大家開始玩起大搬風,把倉庫從竹房搬到薑房,花了不少時間跟力氣。搬完後大家都覺得頭暈想吐,想想應該是缺氧,以及過分的擾動了空間,於是大家就開始燒凱龍做淨化,淨化後果然神清氣爽多了。接著我們圍坐,一起唱起泛音供養土地公公,我在心裡想著,供養天、供養地、供養佛、供養眾生。



在山上的泛音品質非常好,清晰明亮,真好聽。



傍晚時幫學妹上了一些產品內訓,也幫學妹抽油解讀,講了太多的話,於是自己也抽油泡澡去,我抽到了CT14,CT8,CT27

一整個需要放鬆啊~



因為明天休假日要另外上山一趟,所以就把旺財騎到石桌了,今晚天氣非常好,星空點點,但據說很冷很冷,不知道我是因為有喝理中湯,還是因為有用編織按摩油,還是音為有穿上雨衣,還是因為泡了澡?總之我覺得還好耶,並沒有覺得真的很冷,寒寒的而已。



路上車不多,也沒有霧,一路非常順利的騎到宿舍,只除了不小心轉錯彎跟走過頭之外,哈!

Sissi Lin

應該是我太沒原則吧(笑)

之前說今年不想開的香氣占卜

還是要在九月底再度開班囉!!



不過一但說要開課

腦袋還是忍不住就轉轉轉了起來

開始想著

這次要怎麼上好呢??





腦袋裏面不斷構築各式各樣的課程架構



說真的我現在也不知道到時候會變成怎樣XD





初階班開課日期:2008年9月30日

每週二晚間7:00-9:00 共五堂課程 



開課地點:台北香氣私塾(復興南路二段151巷3號4樓) 



講師:肯園資深芳療師 Sissi



參加辦法:

凡購買提升直覺力的甘露組合NT5,040元即贈送此課程

Anius蘇摩甘露200ml/NT1,680 ,

巨人甘露200ml/NT1,680,

精衛甘露200ml/NT1,680





即日起開始報名



欲報名者請電27081279#215 Fion

或是來信 aga@canjune.com.tw

也可至店裡直接報名喔

Sissi Lin

話說週四早上醒來就很清楚的知道

我感冒了



其實週三在辦公室就感覺有點不妙

還是得怪自己坐在冷氣出風口

卻沒有乖乖帶著帽子穿上外套

吹了一天的風之後頭隱隱作痛

一直很有快要感冒的fu~





所以週四就請假在家、乖乖地



今天的飲品

當然要來個芳香伏冒

天氣熱喝不下熱飲

就溫溫的喝也很不錯~



配方是

檸檬+茶樹+松紅梅+卡奴卡

以上精油各一滴調入一大匙蜂蜜中

沖500cc溫開水之後服用



當然還要配合晚上的芳香泡澡跟塗油啦





讓自己香香的好好的

是芳療師的基本責任喔!

Sissi Lin

天氣變涼了。



從九月開始,空氣中偶而會瀰漫著一種秋天的氣味,

寶寶很喜歡這個味道,

他會說:這就是妳搬到淡水時的那個季節的味道。



我也很喜歡這個味道,尤其是在清晨。







一直很想,有一天能搬回淡水去。







台灣我最想居住的兩個地方,

一個是台南,另一個是淡水。







只有那麼一次,我開始猶豫是否真的要以淡水為目標,

那是在周縣長說要不顧一切興建那條莫名其妙的快速道路時。



如果蓋了那條路,我們就不住淡水了。



這是兩個人的共識。





因為,不想看到美麗的紅樹林被破壞。







今天早上騎車上班時,穿著薄外套還感覺微涼,

所以就有了一些想要碎碎念的想法。





我很喜歡秋天,和秋的氣味。

Sissi Lin

 9月17日是我們的紀念日(笑)


我們今天的對話~

S:今天是紀念日耶!!

K:對啊! 第七年囉~

S:話說...紀念日這麼多種
    今天到底是哪一個紀念日啊?

K:......這位太太.......
    是我們第一次正名啊!
    是第一次正式向朋友說我們在一起囉~

S:對吼!!第一個知道的人應該是SIVA
    我好像是在MSN上跟她說的

K:對啊...第二個知道的是黑羊
    而且她還是因為聽到妳失戀的消息
    所以打電話想安慰你
   邀請你到埔里過中秋散散心呢~
   沒想到你手腳這麼快已經有新對象了!!!

S:(大笑)


917是我們的紀念日
這一天我們決定要給出承諾
農曆的917也是我的生日
今年新買的機車旺財也選了917的車牌號


今天有朋友問我說:
要怎麼一直一直喜歡同一個人啊?

我說:
我覺得喜歡不只是一直持續的過程而已
而是在相處的時候不斷的發現對方的可愛之處
所以會不斷的喜歡上對方
相處的時候當然會有些磨損
但是那也可以看成是一種磨合
兩個人要有共識一起努力的找
可以溝通與相處的方式


共識真的很重要
我不知道戀愛的感覺可以維持多久
但是到目前為止我都還感覺在戀愛
或許很重要的是
對方是你的戀人之外
也要是你最好的無話不說的朋友吧~


寫到這裡忽然想到我們之間有次的對話
那天我正在自厭的情緒中

K:怎麼心情不好啊?我的小寶貝

S:我才不是小寶貝!!我哪裡有小
(正打算開始要碎念自己的年紀大屁股大之類)

K:有啊!!妳有很小

S:哪裡很小??眼睛小??

K:心眼小(掩笑)

S:(大笑)這倒是真的!!!

K:(抱)可是我愛呀!


總之我們常進行這類的白痴對話~

謝謝老天讓我擁有這樣的幸福
謝謝我自己這個傻妹
一路在愛情中受傷卻從未失去對愛的勇氣
謝謝我的伴侶愛著我的小心眼(笑)

第七年了
我們繼續一起走

Sissi Lin 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天乍亮的那一刻
清晨的氣味就傳進窗子中

身邊的人還沉睡著
但我已在黑夜中醒來
輾轉至天明


腦袋中響起的歌"今天清晨"
於是就起身
在晨光中聽著這首歌

但說真的我更喜歡珊妮自己唱的版本


有的時候就是會這樣
某些時刻忽然很想聽某些歌
就像昨晚明明是聽著Frente的專輯睡著
失眠醒來卻是想到珊妮的歌


有點沒道理
但如果是要拖地板大掃除整理家裡
一定要聽伍佰或薛岳
而且要放得很大聲


有時候
用Nigel Kennedy怪阿伯的小提琴演奏專輯
來搭配下午的掃除時光也不錯
我愛他演繹的"四季"
和創作的那些怪到翻過來又翻過去的專輯


需要一些甜到膩的嗓音時
我喜歡Laura Fygi
還有Victor Lazio
被蜂蜜裹住耳朵也是很舒服的


K.D. Lang 啊
唱起歌來好像在對著女孩子的耳朵吹氣
一整個充滿誘惑感(羞)
低沉的嗓音真是性感呀


躺在床上滾來滾去莫名奇妙煩燥時
我想聽綺貞的歌
吉他手這張讓我有些小小的歡樂
華麗的冒險這張非常適合自溺


躺在床上發呆連滾來滾去也不想時
要聽珊妮的歌
腦袋扭曲也不想整理時要聽"完美的呻吟"
就會從原本的死魚狀不知不覺活過來跟著大聲唱
"也不算什麼嚴重的病"


有一種可笑的悲哀感卻無法言說時
聽"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這一張
這樣眼淚流不出來也沒有關係


世界太安靜時要聽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以及
"乘噴射機離去"


至於"後來我們都哭了"

那是什麼時候都要聽的


耳朵很累的時候
什麼都不聽
然後忽然腦袋就會浮出某些歌來
非常具有撫慰性的



今天清晨我想我身邊的人還愛我
雖然他也無法拯救使我免於失眠
而我只是覺得說

能有好音樂

真的是太幸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