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我是觀看者,也是夢中的每一個腳色。
如同在看電影般,夢境展開了。

時代不明,但不是現代,感覺約莫是民初,背景的顏色有點昏暗。
地點是一間破落的宅院,住著兩個女人。
婆婆跟婦人是婆媳關係。家中就只剩她們兩人了。


忽然,出現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穿著當今時下年輕人流行的服飾。
低腰褲的褲頭還露出裡面的丁字褲。她是來找婆婆跟婦人的。
婆婆的脾氣很壞,嘴巴也很壞,看到女孩的「奇裝異服」就開始大肆批評了起來,
根本不想管女孩要跟她們說什麼,逕自就走了。

婦人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著妳覺得妳很親切。」
女孩說:「我是某某的孫女啊,我是幫我阿媽帶話給妳的。」


這時候,場景忽然就切換,到了更早之前。

那時,這座宅院相當熱鬧繁華,住著許多人。
可惜的是,這家的男主人早逝,只剩下一個獨子,
當家的女主人(也就是婆婆)非常不滿意自己的兒媳婦只生了一個女兒,
因此自作主張又幫兒子納了二房(也就是婦人),
然後千方百計的逼大媳婦走,以免有分家產的問題。

那個被逼走的大媳婦,原來就是女孩的阿媽,她被趕出門時,身無分文。
帶著女兒,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是一件丈夫的絲綢褲子,
跟娘家帶來的一只玉鐲。後來她們賣了這兩樣東西,
靠著這筆錢辛苦的作著小生意,倒也活了下來。


場景回到破落的宅院。
女孩對婦人說:「我阿媽要我來跟妳們說,她沒有恨過妳們,
雖然吃了不少苦,但是日子還是過下去了。
她想要說,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原諒妳們。」

婦人聞言就哭了,在婆婆趕走大媳婦之後,其實慢慢的家道中落,
就連她的丈夫和獨生子也意外死亡了,
她雖然多次想到被趕出門的母女兩,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是她又想到:「不可能啊,我前些年死去的兒子也才多大?
怎麼可能妳阿媽會有妳這麼大年紀的孫女呢?」

女孩說:「那是因為我是來自於未來,而且其實,妳是我的前世。」

婦人傻住了,她根本無法理解這樣的事情。
而由不得她想太多,因為下一瞬間女孩就消失了,被拉回她原有的時空中。


場景切換,到了現代,或者是比現在再更未來一點點的時代。
女孩跟姐姐走在街上,談論著剛剛的經歷,
還有一些女孩子們愛聊的服裝流行之類的話題。
「最近的衣服越來越貴了。」
「是啊,難怪最近大家都喜歡到有制服的公司去上班。」
「對啊,至少這樣可以省下一些治裝費……」

說著,看到一家店,店門口站著一個男店員,
店內放著裝飾用的轉盤式的電話,
女孩說:「剛好,我們打個電話去說一下吧!」

女孩走進店內,對店內另一個男服務生說了一個號碼,
男服務生撥動轉盤,電話接通,是那破落宅院中的婦人接的。

女孩說:「妳不用擔心,我已經回到我的時代了。」


男服務生莫名其妙的看著女孩和她的姐姐,說:
「這支電話是裝飾用的,怎麼可能接得通?」

女孩說:「如果打去的地方願意接,就一定會通。」
男服務生:「妳們究竟是什麼人?」
女孩和姐姐笑了:「其實我們都不是人了啊!」


這一瞬間,忽然女孩跟姐姐的形體變了,變成一種銀白色的光體,
微微有著人的形狀。

男服務生大駭,可是身邊其他的人卻似乎都無動於衷。


女孩的阿媽這時候出現了,對男服務生說:
「既然你看得見我們,代表你也不是人了,你為什麼還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呢?」


然後,阿媽跟男服務生,也都變成了銀白色的光團。


一行四「人」往郊外走去,兩個女孩無聊的開始想要捉弄路人惡作劇,
男孩問阿媽說:「難道變成不是人了之後就要一直這樣嗎?」


阿媽說:「當然不是啊,我們是要回去的,
其實我早在四十年前就找到我丈夫,也就是她們的阿公了。
當兩個靈魂圓滿的時候,就會有足夠的力量可以離開這裡,
回到我們原來的地方去,我這次只是來交代她們幫我做一件事情而已。」

男孩說:「找到自己的圓滿?」

他看著兩姊妹,心裡想著自己是不是要跟其中一個一起「回去」呢?

到了一座橋邊,橋下坐著一位老先生,原來是阿公,看見她們之後高興的猛招手。
阿媽也很高興的,趕忙過去牽著阿公的手,
兩個人笑咪咪的看著三個年輕的靈魂說:「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然後,她們兩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光柱,
直衝上天(我甚至可以強烈感覺到那種向上飛衝的感覺),
一直向上、向上,直到衝出了地球。


宇宙中有無數的星球,
碩大無垠的宇宙中,有大大小小的星球,
在巨大之中,我看見了最微小的分子,像一個一個的小彈珠一樣,彼此碰撞、反應。
阿公阿媽也是其中的一個小分子球,進入宇宙之後,就也產生了一些碰撞和連鎖反應。


『這樣碰撞沒有關係嗎?』觀看者的「我」有了疑問。


這時候出現了一個聲音,告訴我:
『當然是有關係的啊,每一個小分子之間的碰撞,
都會產生一些連鎖反應和改變,就在此時此刻,有些事情已經不一樣了……』

眼前出現了一個小螢幕,螢幕中出現的那破落宅院中的婦人,
她把自己經歷的一切寫了下來,然後密密的縫入繡花鞋底。


下一幕,畫面切換到多年之後,宅院荒涼,
那隻繡花鞋跟一些雜物一起堆在一個角落中。
宅院外人聲雜沓,有人想要打開這個房間,可是卻怎麼也打不開。
(分子球繼續碰撞反應著)


再下一幕,更多年之後,宅院被拆除了,有人經過了那隻繡花鞋,
可是繡花鞋卻好像被風吹動了一樣,翻落至旁邊的垃圾堆中,完全沒有引起人的注意。
(分子球繼續碰撞反應著)


『如果繡花鞋被發現了,就會有人知道婦人的經歷了。
可是為什麼一直沒有人發現那隻鞋子呢?』我問。


『因為還不是時候啊』聲音回答我:
『當時候到了,所有的事情都會被明白。
妳看看四周的小分子們,那都是一個個光的子民,
我們就在這宇宙中相互吸引、碰撞、反應。
我們既是無限大也是極其微小……很多事情都是如此,
要被發現很容易,但是要被瞭解卻很困難。
我們在地球上時,不明白自己在宇宙間的位置與模樣,
我們追尋光,卻不知道自己就是光的一部分。我們就是光。』


至此,夢醒。

------
也是多年前作的夢,從日記檔中挖出來的
因為真的挺妙的所以貼出來

夢做完之後半夢半醒之際再從頭想過一遍
想完之後把還在睡覺的人挖醒強迫她聽一遍
講完之後開電腦寫下來
這樣通常可以記得住八成

其實這個夢還有更多細節
例如兩姊妹怎麼捉弄別人之類的
但是實在是懶得寫了
感覺上那很像電影中不必要的過場情節

Sissi Lin

「土星回歸時,也是我們重整生命結構的時刻,
我們學習內在的省悟並檢視內在核心,
此時遇見與發生的人事物都將對我們有指標性的意義。」


正在跟康妮小姐聊關於占星的事情,
說到土星回歸,康妮小姐給了我這些很棒的訊息。

然後,我就在自己以前的記事中發現了這麼一篇,
就是在2003年,我的土星回歸之時所寫的文章。
真的很妙,的確這就是我當時所思索的課題!

占星真的很好玩耶~


---

作者 sissi (等待,幸福盛開。)
標題 階段關卡
時間 Thu Sep 4 11:03:39 2003
────────────────────────────

越是看身邊的朋友,越是感覺到那個關卡的存在。

約莫是28歲到32歲中間吧,大家會忽然發作起來,
對人生,對自我存在,對愛情,對工作,都有了很大的質疑,
然後再重新翻轉整理過一番之後,給自己新的定位。

我也身在其間。

我們會問:我要得究竟是什麼?
我們會慌:我還有多少青春可以消耗?
我們會想:這一輩子我到底想怎麼過?

著慌、思考、感受,然後給自己一個新的自己。
無論是決定要單身的,或者是在心慌之下就跳入婚姻中的,
無論是感覺幸福的,或者是怨恨自己坎坷的,

我們,也都只是走在一個過程之中。

每個年紀都要過不同的關卡,實在是有趣的不得了。

Sissi Lin

2002年12月,我和好友橘去新竹拜訪高中死黨潘。



在潘家聊天到凌晨,潘不支睡著了,

我和橘窩在舒適的沙發上,裹著小毯子,客廳開著暖氣,

我們各捧了一杯熱呼呼的花草茶,靜靜的。


「感覺很好。」我對橘說。


橘看著我,用她大大的眼睛笑著,

上揚的眼尾很像在說︰我了解。


「啊,我有好一陣子沒有說這一句話了耶!

  現在的心情好像那時,搬家後人開始澄清與穩定的時候,

  心中有一種靜寧,不是快樂也不是不快樂,

  沒有high or low,沒有冷或熱,但是感覺很好。」


凌晨四點大家都睡了,到快中午才睡醒,

醒後依稀記得自己做了夢,夢中的情節相當平淡,

就只是尋常生活,我在過日子,然後思考與求學問,

遇到了一些困難跟想不通的地方,跟一些前輩有了互動。



夢中我若有所悟的說了



「道要從愛裡求,愛要從寧靜中求,寧靜要從心裡求。」



只記著這句話和這個好夢,醒過來,感覺很好。





------------------------------------------------------------



5年過去了。現在是2007。



潘結了婚又離婚。

橘結婚後生了兩個女兒。

我在愛情夢中理解自己。



持續求道、愛、與寧靜。

願我們都能擁有。



Sissi Lin 2007年10月20日 星期六

只是想記錄一個美麗的夢境。


夢中,和一群朋友出遊,
小飛機帶我們停到一個極美的沙灘上,清澈的海水和潔白的貝殼砂,
一群女孩子們開心的玩耍著。

然後,我們溯著一條溪流而上,
到了一個黑色大理石所蓋成的聖殿之前。
空氣中有一點薄薄的霧氣,聖殿前的樹綻放著桃紅色花朵。


我們靜靜的坐在冰涼的黑色大理石台階上,
然後.....這就是所謂的霧裡看花嗎?XD


天黑了之後我們走在街上,街上非常繁華熱鬧,
有人告訴我說,這裡其實是韓國,
我嚇了一跳,原來韓國也是這麼美的嗎?
(一切都只是夢.....)


但在夢中,我跟自己說,
啊,原來偏見真的會蒙蔽一切。


偏見,會讓我們看不見真相,
還會讓我們的想像力受困。


不過我也相信,會有這麼美的夢境,
跟昨天聽到朋友的好消息有關,
當然也跟睡前用了CT29有關。


不然,怎麼會在充滿壓力的日子中,還能做好夢。
(我不是應該夢到德芳的考卷我寫不出來,
或者夢到工作的專案做不完,
或者夢到家裡面亂得跟豬窩一樣收不乾淨嗎?)


然後即將要醒來的半夢半醒之間,
夢中正在討論要去哪兒購物的我們,
又說了一句話:

要深入一個地方,遵循帶領者的腳步是很重要的。


這時候我居然接了一句話,說:
所以要考試,就一定要把課內的書念熟。


我果然還是掛念考試......
不過這跟我現在的念書方向一致,
因為沒有很多的時間可以用來念書,
所以我現在就專心在讀上課用的那本講義,
這也算是跟隨帶領者的腳步吧!XD


好吧,謝謝我有個美好的夢,
今天是難得的可以好好念書的日子,用功去了。


Sissi Lin 2007年10月8日 星期一

好一段時間沒經歷"像樣的"感冒發燒了,

因此這次症狀上來,一方面當然是身體極不舒服,

一方面卻也順便觀察自己的身心狀態與用油感覺。



這就是所謂的"芳療師之魂"嗎?(茶)







總之一開始也是這樣

喉嚨痛聲音啞喘不過氣

結果在上最後一堂香氣占卜課程時,還幾度發不出聲音來,

實在對不起來上課的同學們......





颱風天就在家裡與我的病體相處,

頭暈鼻塞咳嗽打噴嚏甚麼症狀都有了,

身體有股熱氣無法散出,所以當然就要塗油泡澡,

泡完澡之後果然開始出汗+發燒,有進展是好事。



一邊在大約38~38.5的微燒狀況下昏睡,

中途有一度忽然體溫飆高,在調到28度的冷氣房中熱到狂冒汗,

凌晨三四點又起來量了一次體溫,降下來到38度。

有趣(?)的是,我咬著溫度計的時候,

腦袋中忽然冒出"溫度計如果破掉怎麼辦"這奇怪的想法,

眼前還浮出水銀珠子在滾來滾去的樣子。



結果,量完體溫,要把體溫計甩一甩的時候,

右手抓著體溫計一甩,不知怎麼竟然敲到了左手的塑膠盒子上......



體溫計真的破了.....



細碎的玻璃屑屑灑了我一身

小小的水銀珠在床單上滾動





我大概呆了快一分鐘,才伸手把枕邊人搖醒,

幸好他真的脾氣跟個性很好很好,一點都沒有生氣的陪我處理善後。





周一請了假在家繼續昏睡,

下午幫自己煮了到目前為止唯一的一餐:番茄洋蔥豬肉燉飯





現在終於覺得自己燒完全退了,

雖然咳嗽跟頭暈都還在,不過明天應該能上班了吧!





這次感冒的過程中用了CT7  CT14  CT21 (這是我的最愛配備)

喝了無數多的各種純露和植物油

今天開始要用多一點CT4  CT15  CT28



感冒期間做的夢也都很好玩喔

通常都會跟自己內心中強烈的恐懼有關

我做了不少惡夢哩!!





其實,當芳療師最有趣的一點,

就是學習用不同的角度來看待自己的身體與疾病,

在不舒服的病中,也多了那麼一點點樂趣。

Sissi Lin 2007年10月3日 星期三

小春日和其實應該算是日文漢字,
指的就是最近的這種天氣,秋日暖陽,猶如小春。

九月十月,很多事情都在醞釀以及陸續發生,
例如做出某些決定,結婚、分手、離職等等......

你有些隱隱然的念頭,若隱若現,
似乎可以捕捉,卻又不可言說。

你想這些都是無意義的念頭,
可是夢裡又重複出現相似的意象。

很像這陣子的天氣,明明天晴,又雨。


這些時候,很適合占卜。

你會發現,占卜出來的其實「你都知道」,
事實就是,你知道所有的事情,只是有沒有辦法專注的面對。


那,就來占卜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