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10年8月25日 星期三

在部落格中做了一個新的連結~
按下去就可以看到SISSI近期內可以預約的時間囉!!

已經有行程的部分會用灰色方塊,
代表無法接受預約的時間。

白色標明[可預約]的格子即是目前可以接受預約的時間了~

基本上為了維持療程品質,
並為每個客人預留充足的時間可以慢慢感受,
所以一天只會接受兩個療程預約
(但如果您有特殊狀況,或者是超緊急的狀況,
可以用電話與Sissi聯絡,在能力範圍可及的情形下,
我會盡可能的與您配合。)


~看看Sissi近期可預約的時間~

Sissi Lin 2010年8月15日 星期日

應該是進入芳療工作第二年的時候,
我正在香覺戲體的風房做療程,
空氣中瀰漫著精油的香氣,
隔著窗簾隱約看到小花園中的貓咪坐在落地窗外發呆。

只是那樣平凡的一瞬間,卻有一種寧靜的品質。

忽然我明白,這個工作有一個面向,是如此適合我。

那就是,可以明正言順的發呆!!(笑)

其實我平常就很容易進入某種像是發呆狀況,
與其說是發呆,更類似"出神",
整個人其實是沉浸在一個寧靜的氛圍裡,
有一些意念會流過,然後忽然澄清。

只是,平常在出神(恍神?)的時候,
總是會被身邊的人事物打斷,
惟獨在做療程的時候,可以專注的進入那樣的狀況。

我稱之為靜心時刻。

我是一個思緒過多,腦內小劇場過於旺盛的人,
所以靜坐等等方式通常只會讓我的腦中演得精采絕倫,
完全無法有絲毫專注或靜心可言~
但是在做按摩時,卻可以專注到不可思議的程度,
就好像全世界就只剩下我和眼前的這個人。

療程開始,隨著撫順毛巾、握持,
客人的呼吸逐漸平緩穩定,我的心也慢慢的勻出一個空間,
在這個空間裡面,開始隨著客人呈現出各種不同的風貌,
我的意識就會悠遊於期間,
並探索這片風景中的蛛絲馬跡。

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經歷,每一次都在印證著生物多樣性。

有時候在這個過程中什麼都沒接收到,
我們就只是一起共享了這個時刻。

有時候,會收到一些訊息,
我會試著解讀看看,但不一定每次都能正確的翻譯。

不管怎麼樣,我都很喜歡這段時光。
我的芳療按摩靜心時刻。

Sissi Lin 2010年8月12日 星期四

休息(?)了三個月,到了下半年度,八月開始,
我終於又重回芳療工作中了。

有些東西在時間中悄悄被淨化,
覺得自己的心清澈了,準備好了,
一切也就自然而然的開啟了。

現在我向肯園學姐Celine租借她的工作室來使用,
一個溫馨、乾淨、漂亮又安靜的地方,
Celine的采蝶花園
很高興能回到芳療工作中。

現在的收費跟療程一樣很單純,
90分鐘的芳香按摩 2000元 (原本80分鐘進階為90分鐘囉)
120分鐘的芳香按摩 2500元
(120分鐘也可以做簡單的塔羅諮詢+芳香按摩)


新增150分鐘療程,可含塔羅占卜諮詢~

使用的精油產品一律為肯園ANIUS系列

如果想要另外加上塔羅諮詢的話
每30分鐘800元

當然,這一切的安排都是有彈性可商量的~

若想要預約芳香按摩,請寫信或打電話給我~
歡迎各位舊雨新知^^

另外如果只是單純想做塔羅諮詢的朋友,
我們可以約在咖啡店,
塔羅諮詢的費用是60分鐘1600元~


小小PS一下~
目前Sissi提供單純的身體芳香按摩,
如果有需要臉部芳香療程,
Celine也是非常資深優秀的芳療師喔~

Sissi Lin 2010年8月5日 星期四

想要講一件(對我而言)甜美又殘酷的事情。

昨晚睡前,心中翻湧著許多想法,到最後我翻身對他說:
「如果哪一天我怎麼了而離開你,我知道你一定會非常悲傷痛苦,
可是你還是會很堅強的繼續過下去,好好活著,
因為確信這一點,讓我很放心,也讓我很愛你。
我也會如此,如果沒有你,我也會好好活下去。」


說來,我從小是個浪漫過頭的孩子,
總是幻想著從一而終、生死相隨的愛情故事。
但是當實際上涉入感情之後,
分分合合之間也終於懂得,生活與生命都該歸自己負責,
另一個人,即使再如何相愛,終究只能(也只需)管好各自的人生。

高中時第一次戀愛,當時真以為自己就這麼跟定了一個人,
一顆心繫在他身上,希望他能成為我可以終生依靠的對象。
所以對他百般要求,以愛為由,指責他做的還不夠。
可是哪個高中男生可以承擔這樣的壓力呢?
他終究也只是個年輕孩子,所以逃往別人的身邊了,
他說,跟她在一起,感覺輕鬆自由。

在電影院看到程蝶衣說「從一而終」,
他的夢想破滅,十八九歲的我也在戲外哭得肝腸寸斷。
曾經我想過多少次,如果沒有他,我怎能獨活?
而今他真的選擇放手,我該怎麼繼續?

可是當真的一切都已成過去,回頭看,
竟也沒有怨懟,甚至有些慶幸自己走過,
看見當時的真相其實是愛上了自己想像中的戀愛,
我並沒有真的那麼愛那一個「人」,
只是想要完成我自以為是的劇本。

後來又經歷了一些大大小小的戀情,
我曾經那麼擔憂自己是否會孤老終身,
擔憂沒有人會愛我,沒有人能看見我......
不確定感那麼深、不安全感那麼重,
我希望身邊的人可以一再的保證一再向我確認......
只是往往,要到了多年以後,
才會發現當初對方真的已經盡他所能,
我卻因為他沒有照我的劇本表演而選擇看不見。

說來,以為自己被辜負,難保不是自己辜負了他人。

大學畢業之後遇見了一個美麗的人,
他說他喜歡我,讓我受寵若驚,
我想,平凡如我,能夠被這樣的人喜愛該是多麼幸福的事情。
於是我傾盡全力去回應他的愛,傾盡全力,不惜一切。

他對我也千百般的好,細心呵護對待,
又一次我覺得自己找到可以託付的人,
我想這就是一輩子,我把自己全部交出去......期望他承擔。

而我做錯了。

所謂做錯,完全不是識人不清這類的事情,
而是,如果「安全感」這件事情對我這麼重要,
那麼,我怎麼能這麼自私任性的把它往別人身上一丟,
說,因為你愛我我愛你,所以你要為我的一切負責!

看來27歲的我並沒有長進多少(苦笑)。

戀情失敗絕對不是一個人單方面的錯,
就算看似是他做了什麼不可寬恕之事,
也是我們兩個一起舖就了這條往而不返的道路。

從小都以為如果被背叛了,我一定會玉石俱焚,
大家不都說天蠍座敢愛敢恨報復心強嗎?
但事實上是,如果真的愛了,下不了手傷害對方,
如果不愛了,也就沒有所謂的恨又何須報復。
所以我沒有演腦中幻想的要死大家一起死的劇本,
演了另一本,歹戲拖棚的戲碼。

牽牽扯扯,還是甘願放棄了。

再一次我沒有了那個人,然後繼續活著。


幾乎是與此同時,我的父親再婚了。

我的父母從中學時代就認識,父親大學一畢業他們就結婚,
相識四十年,結伴三十年,我母親卻在五十歲那年病逝。
父親的失落與悲痛當然我們都看在眼裡,
父親說,若不是尚有七十高堂要侍奉,孩子也還需照顧,
這些責任與牽掛,讓他不能就跟著妻子一起去......

父親很努力的繼續活著,繼續面對生命中的考驗。
幾年過去,老人家相繼辭世,孩子也都畢業獨立,
在一些奇妙的牽繫與緣分下,父親再婚了。

做子女的我們,幾乎是抱著感激的心情來看待這一切。
感謝老天爺,也感謝阿姨能為父親帶來新的幸福,
也感謝父親這些年這麼努力的撐下來了。


看著父親重新得到愛的時候,不久我也又進入了另一份感情中。

這一次最大的不同,在於心中其實很清楚的明白著,
我知道我愛你,未來還會更愛,
但是,沒有你我不會死。

我知道我很需要你,生命中有了你真的豐富又美妙,
但如果沒有你,我還是會好好的活下去。

這並不是因為愛的不夠,只是開始學習,
把安全感放在自己手上,相信自己永遠不會失去愛的能力,
也相信自己無論如何都值得被愛。

相信自己,就不會對別人有更多猜疑。

讓我好好的,是我自己的責任,是我自己的生活。
我還要負責,明白自己的心,明白自己在做什麼,
明白自己想什麼、要什麼,當對自己保持覺察,
就比較不容易被表面的情緒或事件給左右,
也不會扭曲了自己的真心。

當真心不被扭曲,
也就比較不那麼容易說出違背真心、賭氣任性的話。

不再用傷害自己的方式去脅迫愛情乖乖就範。

不再需要站在那個「我很可憐很委屈」的位置來換取注意。

不再堅持要在所有的事情中分出是非對錯好壞優劣。

不再用冷戰或傷害性的字句來耗損彼此的情感。


當我們彼此都有了這樣的共識,於是,愛就變得很簡單。
很簡單,很輕鬆,很自然,也很愛很愛。

就算生活中還是有很多不輕鬆愉快的事情要面對,
但是至少我們有彼此可以互相扶持、討論。


所以我們這麼說,也這麼期待:

如果沒有你,我不會死。
但因為很愛你,希望能與你分享所有的喜悅與愛情,
我喜歡兩個人的生活勝於一個人(感謝你也是如此)。
所以請繼續,和我一起,有我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