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6年12月24日 星期日

第一次聽見家家,是在女巫店。約莫,五年前。

那天是為了聽紀曉君的演唱而去的,中途曉君介紹了她的妹妹,家家。
經驗,就是驚豔!


一個很可愛的,有點靦腆的18歲的女孩,
她說她只學會了一個和弦--am
然後就開始學起了自己寫歌自己唱。

她唱了自己寫的歌,星星數不清、太陽雨......
就那一刻,我就開始等待。


等了這麼多年,終於等到家家出專輯,
我不想用自己的文字去描述形容她,

請去試聽
http://www.tcmusic.com.tw/cd/Default.aspx


家家昊恩的部落格
http://blog.yam.com/haoenjiajia



有機會,也請到女巫店,現場聽他們的歌,聽他們很好笑的冷笑話^^

真的很可愛很可愛的!

Sissi Lin 2006年12月14日 星期四

12/12

今天是很奇妙又很奇怪的一天。



今天溫老師回台灣了,帶著小阿塔,大家都很歡欣。

新生命,往往會帶來一種新的能量。

很期待的等著,接下來肯園會往哪個好玩的地方走去!



今天新生店進行一次小小的大整修。

說是小小,因為影響到的地方只有茶水間,

說是大整修,是因為要把茶水間一面牆壁敲開,好修復裡面水管漏水。

也因此今天一整天店內無法營業,要休息一天。

一早水電師傅來敲敲打打,一副要把店都拆了的樣子,還是滿驚人的。



今天下午我是晚班行政,準時到達了店裡面,

可是不知怎麼回事忽然手殘,在收拾東西時,批啦啪啦的打破了杯盤和花瓶。

呃,我看我還是離陶瓷玻璃類遠一點好。



到了傍晚覺得應該一切無事了,

又收到信件通知說,香氣私塾裡的一面玻璃門破了,

碎玻璃撒了一地,請大家進入教室要小心。



嗯.......

今天真的是很有趣的一天呢!



其實一直有個感覺,12月會是一個好玩的月份,

這個好玩是來自於,會有很多原先曖昧不明的事情,都開始明朗化。



只是說,這個明朗化的過程,也許不是和平的。



一些瓶頸會被穿越,或打破。



就像很多人都是在12月就忽然開始感冒生病,

其實這也不是忽然,往往是因為前一段時間累積了過多的疲憊或壓力,

到了這具有爆破力的12月,身體就開始抗議了。





在『破』之後,就是重建,就是看見新的一切。

所以也沒啥好擔憂恐懼的,只要繼續走下去就好了。




Sissi Lin 2006年12月3日 星期日

因為腦袋便秘所以寫不出新東西,就繼續翻出舊文來貼。

B01是我非常喜歡的手法之一,很適合在身心狀態停滯不前時做的療程。

很有臨門一腳的感覺,哈!

 

以下也是當時受訓時寫的感想:)



=========================================================



作者  sissi                         看板  sissi

標題  該怎麼說這B01呢?

時間  Thu Apr 28 20:39:26 2005

────────────────────────────


這是一個全新的手法,不止對我們,更是對整個肯園。


溫老師創造了一個全然迥異於原先B01的手法,

這新的B01,目前只有我們第九期學習,

而來旁聽的學姐在體驗過後也強力要求想要重回教室學習。


學習這手法的第三天,每個人都被這次按摩開啟的能量所震攝,

過去掩藏的悲傷、疏離、冷漠、疼痛,都被這一份清明開啟,

開啟了,而且必須面對。


無論是施作者或是被按摩者,都各自有各自的體會。


我的B01太軟弱了,明明就有著很強大的內在力量,

可是展現出來的卻是軟弱無力,我在怕什麼?


這是一個剛毅果決的、陽性能量的按摩,

如果我能作得好,應該就可以把身上這軟糊糊的自我保護,

好好的、不再害怕、不再眷戀的放下了吧。



第一次全程練習,老師看見了我的軟弱,

第二次再練習,搭檔為我做完按摩後,我起身感覺自己回神了點,

在療程中是幾近空白的平靜,但起來後卻感到自己被聚攏了。

換手,我再做第二次的練習,這次的力道就變得單純而明確,

自己可以感受得到,專注與全心全意的,莊嚴的完成B01。


這是一個隸書的按摩,波磔頓挫、橫平豎直,沒有模糊與猶疑的空間,

若是細緻的去體會這新的B01,是可以將自己與內在連結,

同時也與天地連結的,幸福感受。











作者  sissi                           看板  sissi

標題  安排。

時間  Thu Apr 28 20:44:47 2005

────────────────────────────


每一個遭遇,都是最好的安排。


這一次學習B01,原先萬分不願小諭在此時回台南,

但是隨著越來越深入這個手法,我明白這是最好的安排。

因為只有自己,可以好好的細細體會理解,

可以更專注的在當下,無所遁逃的面對所有被開啟的。


在這時刻,一個人,也是很好的。











 作者  sissi                           看板  sissi

 標題  立

 時間  Fri Apr 29 00:50:13 2005

────────────────────────────



原來,這才是三十而立。


立,是我們在這個世界所處的姿態樣貌。

我們為自己選擇立的方式。




今天下課回家,感覺心底沉甸甸的,

我是為了什麼這麼害怕自己的力量?

我是為了什麼選擇這樣一個軟弱的方式站立?


作按摩真的是一件很詭異的事情,無所遁逃,

自己的存在方式、自己的本質,都會被如實呈現。


昨天B01開啟了一點點我不認識的自己,

今天我就如此的逃避害怕面對,

太習慣於一個柔軟的外殼,我不敢拿出自己的角度。


第二次練習時雖然有改善了,但是心底還是沉。

這種沉的感覺像蹲在井底,像剛開始學習時,

有點沮喪,有點挫敗,但還有點不一樣的在發酵。


「回去好好休息,泡個澡,好好的溶解。」

老師這麼說了,於是今天沒有偷懶,好好的泡澡了。




泡澡前的按摩油,我調了比較多跟基底輪有關的油,

在水裡靜靜的泡著,沒有太多的想法,

只是讓那些情緒像泡泡一樣浮出水面然後消失。

逐漸逐漸,有一些想法就回來了。


其實,這個世界沒有什麼可怕的,

傷害若存在,那是因為我們相信他存在。



所以,如果我選擇了讓事件是「傷害」,那就會是。


說得亂亂的,可是腦袋還挺清明的(笑)。


我用了厚厚的保護膜將自己包裹起來,就是害怕被傷害吧!

有多厚?足足有20公斤的脂肪這麼厚!(大笑)


就這樣,在水裡,有些沉甸甸的真的被溶解了。


無論這個世界待我如何,畢竟我還有我,

還有我會支持自己、相信自己、陪伴自己到最後。

是的,陪伴,療癒就從這裡開始。

不管是對自己或對別人,或許我們無法承諾「認同」,

但我們可以給出陪伴。全心全意的。


我想要,好好的站立著,在這世界上,

站立、行走、奔跑、跳舞、飛翔。


自由,且不怕受傷。

Sissi Lin

前一陣子正是月底工作較忙的時候,姨媽卻正好來訪,整個人不知為何搞得自己很忙的樣子,好不容易事情完成了大部分,但是要修改舊版sop、家中準備要重新配置家具、還有幾個線上占卜......這些都還沒完成......自己卻已覺得腦袋越來越不能順利運轉,身體越來越容易疲勞,幸好在幾次快撐不下去的時候,還有同事給予適時的拉一把,派皮在我最虛弱的時候幫我塗油和按摩熱敷肚子,恩雅也總會在她百忙之中幫我補上一片花精貼敷,梅碧絲有數不完的保健小撇步......再加上我還有每天塗油,不然應該撐不住了。



好不容易在11月的最後,排到了一個員福療程,就請當天的芳療師櫻桃小姐幫我用療程及精油好好「補一補」。



療程中,做了許多希哩呼嚕的怪夢,醒來都不記得詳細內容,只是好像在另一個世界過生活。

櫻桃小姐說,她在握持我的頭部時,忽然感到一陣惡寒傳上來,就是很像快要感冒的那種感覺。她建議我多用CT4,這是我現在所需要的能量。



療程隔天是週五,適逢休假,本來開開心心打算去看「香水」首映,不過醒來就覺得有點不妙,有點隱約的頭痛,和一種好像快要感冒的感覺浮上來。心中一涼,想到櫻桃小姐說的話。趕忙用編織滾珠幫自己塗抹了一番。



上午稍微打掃家裏,洗衣拖地,下午出門去晃晃,結果還等不到晚上電影開演,我就開始發燒了(心大涼)

伴隨的症狀包括全身酸痛,咽喉疼痛等,還滿基本款的感冒。



出來跑,果然早晚是要還的,前一陣子過度消耗,現在身體要來討休息了。

自己身體的感覺很清楚,知道這次生病大概不是個容易處理的過程,只好先打道回府。

回家後本想泡澡,可是又沒力氣,只好在昏迷前先請小諭幫我打電話到店裡請明天的假。

小睡後,小諭幫我塗了免疫氣卦油,我也稍微恢復一些體力。塗油真的是很妙的一件事情,每次覺得自己快要癱掉的時候,塗油總能讓我恢復一些必要的體力。於是我幫自己全身塗了稀釋到3%的編織按摩油,然後去泡澡。



泡完澡,裹上保暖的衣物,不一會兒發了汗,燒就退了。



週六早上醒來,想說看看狀況如果不錯,說不定可以去上班,不過隨即就發現自己還是別鬧了。其實狀況還好(?)只是無法思考、說話之前要停三秒、總是覺得吸不到氧氣所以很喘、右邊喉嚨(扁桃腺?)腫痛只能進食柔軟或流質食物、很容易累、依然鼻塞、頭昏眼花、輕微發燒,還有講話時的鼻音,跟腫脹的扁桃腺,只好繼續幫自己塗油和環境的擴香(CT12+CT21),也打消了上班的念頭,自己的腦袋是漿糊狀無法思考也就算了,萬一把感冒傳染給同事,事情就大條了。



傍晚時又有要發燒的感覺,塗油之外作了些家庭勞動,讓自己出點汗。

我好像還滿常在生病的時候作家庭勞動的,不是那種洗衣拖地洗碗之類的事情喔,而是例如把客廳的地毯收起來(要先移開整個客廳的大型家具)、組合大書櫃以及搬動一大堆書等,這次則是跟小諭兩個人,一起把家中木架子拆開、鋸短、重新組合,然後把客廳的擺設大搬風~

生病的時候如果能動就動一動,我也不知道打哪兒來這樣的觀念就是。可是就是沒辦法只躺在床上動都不動。

只不過腦袋無法思考太複雜的事情,像塔羅占卜這件事情,現在完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好跟等待占卜的人說抱歉了。



一天就這樣在喝水也會喉嚨痛以及缺氧狀況下結束了,還是沒能去看「香水」。(泣)



然後,週日,也就是今天。我該去上班嗎?

話說我幹麼一早起來想這問題,不是該好好多睡一會兒嗎?

可是清晨五點就身體不舒服到醒過來,也不是我願意的啊(默)



內心掙扎一番(有嗎?真的有掙扎嗎?)之後,還是決定繼續請假。(幸好今天還沒有安排客人)

既然是要還的,那就好好的,還。



每次看到電視上的成藥廣告,總要主打著「快又有效」「迅速制伏頭痛/感冒」,心中總忍不住要嘆

現代人真的必須把自己過成這樣嗎?

我們為什麼不願意多給自己的身體一些時間?

為什麼不能停下來聽聽自己的身體在說什麼?



寫到這裡時忽然在msn上看到櫻桃小姐,就前去對她神奇的感應致意一番,櫻桃小姐也指導我一些用純露漱口和用油方向(拜謝)

小櫻桃 說:

把精油溶在一點酒裡面,加進純露來漱口

用CT 3 12 20 21 26 28 (任選你喜歡的)

加進茶樹或永久花露含漱

然後記得一直在喉部擦油





其實寫到這裡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語無倫次到一種令人髮指的境界。而且我已經寫了很久,從大概七點多寫到現在已經十點多了,才在腦袋的混亂中擠出一堆混亂渣渣。一邊寫一邊忘記自己要寫什麼真的很累,寫完一段之後發現不知道自己上一段在寫什麼,所以又修掉重來,這樣反反覆覆更累。總之我感冒了,就降,別叫我去看醫生,除非醫生能給我消炎止痛和胃藥之外的其他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