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月20日 星期日

喜歡歸喜歡

但還是不要常感冒比較好



前一陣子的感冒症狀一直不是很嚴重

可你知道 這種"不嚴重"的感冒

就像被蜘蛛絲纏上一樣

細細的糾結 很難脫身



前些天 忽然自覺自己感冒太久了

這樣一想之下 感冒忽然就"發"了起來

連忙約了員福作B01



天可憐見

就這麼好運讓我約到了神樣學姊葛洛利亞的療程



在葛姐強力的安撫之下

我一躺上療程床就呼呼大睡

一點都不誇張的呼呼大睡喔

過程中還被自己的呼聲嚇醒好幾次(笑)



做完療程 覺得自己落地了

眼睛就可以聚焦 看得見世界了



葛姐說 我的身體不難做

但是就是累積了太多的東西在身上

要花點力氣才能一一清除



我想我是那種太久沒有拖地的地板

雖然每天看似都有用吸塵器把上面的廢物清除

但其實地板還是在累積著塵埃與污垢

拖把一下去就知道 澀澀的推不動



感謝葛姐(拜)





回家後以及隔天

我像是在進行體內大掃除一樣狂吐狂拉



一直到了傍晚

身體狀況終於穩定下來

有趣的是當身體一但穩定了

心情也就跟著穩定了





怎麼說呢

我喜歡感冒 雖然痛苦得很

可是在感冒時是無法逃避的要跟身體在一起

聆聽 了解 接受 我的身體要說的話





不過感冒請短時間不要再來了

因為我接下來想要好好的過日子啦!

Sissi Lin 2008年1月9日 星期三

 恩,這是一篇測試文。



是這樣,我家有一台漂亮的mac ibook

但是因為我早就忘記mac要怎麼玩兒

所以一直冷落他



有一天忽然想到

帶著小白去河邊的咖啡館

發現用小白居然不能寫網誌(大打擊)



今天想了想

覺得可能是瀏覽器的問題

所以放棄safari

改抓火狐來玩玩~



所以這是一篇測試文

看看這樣是否可以順利貼文啦~

Sissi Lin 2008年1月7日 星期一

昨天(週日)開始就感冒了。

老規矩,沒打算看醫生,塗油泡澡早點睡。



不過今年的流感果然不能小覷,早上起來猛咳,

喉嚨痛兼全身無力,本還想說要爬去上班,

可是發現自己居然生理期來了,嗯,

感冒加生理期,還是乖乖請假在家好了。





用加了CT14的蜂蜜泡溫水喝,治喉嚨發炎非常有效,

到了下午就幾乎不太咳了,劇痛的喉嚨也舒緩許多。



我常常在想,無論生活有多麼困難,

幸好有這些美好的香氣陪伴著我,多幸福。





喝完自己燉的雞湯,有氣力一些,看看陽光正好散步,

這一區真的滿方便的,我用極緩慢的步伐走大約10分鐘,

就有圖書館+行政中心,也有多線公車。



去七樓的圖書館取了預約的書,發現居然是漫畫版的(笑)

我不知道夏目漱石的小說有被畫成漫畫呢!



同一棟樓到三樓就是行政中心,去申請老爹說要用的戶籍謄本,

等待的人很少,動作很快,小姐年輕貌美又有禮貌(大心)

前後又是10分鐘就把事情都辦好了。





下樓時時發現在一樓有個刻印的王榮耀先生,

想到我家寶貝正好想要刻一個新印章,遂過去問問。

沒想到王先生居然是現在少見的手工刻印呢!!



電腦刻的印章總有一種僵硬感,我們一直都不甚喜歡,

難得遇到手工刻印,當然就挑了一顆方形紫檀木的印鑑,

我在一旁看王先生靈巧的操作刻印的機器,

在小小的方寸之間畫出優美的線條,真的看傻了眼。



又是一個10分鐘,手工印鑑完成,試印出來的模樣我很喜歡,

線條溫潤有力,不是電腦刻印可以比擬的。







然後,再散步10分鐘,我回到家。





今天,我可能還會花幾個10分鐘收拾家裡,拖好地板,

再用幾個10分鐘逛逛網站,吃吃東西,看看書。



然後,又是安靜的一天過去。





而我,真喜歡這樣的生活。

Sissi Lin 2008年1月4日 星期五

少見的簡短的夢,但足夠讓我嚇一跳然後醒過來。

我很少做「短夢」,夢境通常都冗長複雜,像拖戲的八點檔。
今天小寐之時就這樣做了一個情節簡單鮮明的夢,
夢境不驚聳也不可怕,就只是嚇一跳而已。

夢裡有兩個人,對我很重要的人。

第一個主角是女生,
是國中到高中的好友小狼,
她是一個很有魅力、很有個性、長得又漂亮的女生,
功課好,體育好,人緣好,很多人喜歡她,
國中的時候我是她的「老婆」~(笑)

應該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經驗吧,
國中國小時,我們都會在班上組成某些家族,
那時候我有老公(女)、老爸(女)、老媽(女).....

嗯,看來這是女孩子們熱愛的團體遊戲,
不過我還有一隻寵物(男),據說現在在基隆當警察,
果然從小就很有服務的精神,我的寵物對我很好低(大笑)。


總之,我有個「老公」小狼,我是她的老婆小貓,
兩個人感情不錯,也上了同一所高中,
然後總是持續著相互陪伴對方經歷戀愛的種種甘苦。
她是個陽光美女,很多人追,愛情困擾也多,
我只談了一兩段傻戀愛,但是走療癒系這件事情已經可見端倪,
換言之從小就是當情緒垃圾桶的料:P

後來,因為我念文組,她念理組,分班之後相處的時間少了,
各自的事情多了,慢慢地疏遠,畢業後也就沒有繼續聯絡。
我只知道,她考上了高醫心理系,那時候大家都說她考差了,
以她的成績,應該要考上更好的學校才是。


這麼多年之後,再次想起她,在萬用的網路上搜尋,
發現小狼已經在南部的大醫院精神科當起心理諮商師,
讓我想起我們互訴心事年少過往,
和她總是發展得風風雨雨的愛情故事。

夢見她,也想她,當年我真的非常喜愛她,
不過卻不知道要如何寫出第一封聯絡的信件。


夢裡面的另一個主角,是我高中參加某個文藝營認識的男孩。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跨校營隊,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

第一次的文藝營,第一次對一個人一見鍾情,
第一次跟人做出「我們一起考上台大」這種狂妄的約定。

其實我也忘記自己究竟有沒有當面對他說過,我真的很喜歡他,
只是那個年紀的我太彆扭,太心機,不懂得誠懇的說出心意。

曾經我以為是他讓我的情愛懸而未決,給我希望,讓我苦戀他四年多。
然後這麼多年之後我終於瞭解,這一切畢竟是我親自演出的戲碼,
我又何嘗真正的坦率的面對自己的心意,面對他?
我是否有認真的回應過他釋出的心意?
我是否有肯定過他為我做過的一切?

我只是,一直看著自己的苦,一直覺得自己付出很多,
一直怨他只說我最瞭解他,卻不肯只愛我。

我恨自己在他身邊像雞肋般可有可無的扮演姊姊的角色,

我恨自己為什麼還要安慰著他的前女友,聽她問我:
「他說妳是最懂他的人,妳告訴我要怎麼挽回他啊?」

我恨他喝了酒之後哭著對我說:
「對不起我明明這麼愛妳,卻還是對別人動了心。」


然而現在的我回頭去看,只看見,
寂寞的人都一樣,恐懼的人都一樣,
不敢付出,害怕失去,不知滿足。我們都自私。

我沒有比他好到哪兒去。一點也沒有。
事實上,我更自私,我更過份,
我說付出了很多到底有真正做了什麼?
或許還比他更遊戲於種種關係之間。

然後斷線,就是理所當然。
沒有人說分別,只是分別總是發生。


現在的他是麻醉科的醫生,剛完成了一趟長長的旅行,
偶而我看著他的網誌,心中有一種明白,知道,
我們早就已經在世界的兩端,或許永不交集。

但有一天我要寫一篇小說,給他的。
是一篇在我心中醞釀了非常非常多年的小說。
因為想起他讓我明白,我總是等待別人先付出愛,
等待別人來證明深情款款,然後又覺得一切都是應該。

無可救藥的自私。




我的夢境。
夢境很簡短,我夢到這兩個我曾經非常喜愛的人,
他們「在一起」了。



錯愕!



然後,夢裡面,我還跟自己說,
「其實他們兩個滿搭的啊!
都在醫療體系中工作,年紀相差一歲而已,
長得也都還算不錯,兩個人也都喜歡運動,
都是天秤座的,嗯,真的還滿合適的。」



夢就醒了。

夢醒之後自己覺得好笑,這兩人風馬牛不相及呢!
但是,還真的滿適合的(大笑)!


夢境本身或許是有某些象徵性,但光是讓我想起這兩人也就足夠。
想起他們,其實想起的還是當時的自己,
明白自己在那時候,為什麼會這樣那樣,然後釋然。

釋然之後,就能真正的放下

我曾經愛過的女孩和男孩。

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