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肚臍是很有趣的。


連結了胎盤跟胎兒,輸送養分,而且有一天管子被切斷之後你還不能想像肚臍將會變成什麼模樣,他的形狀居然是操縱在別人手上的。


當然,或許過了一些日子,你發胖了,倒是可以運用肥肉把肚臍壓成細細的橫線,再多幾層肥肉之後,甚至看不出來他真實的位置在哪裡。


但是最可怕的,其實是我們根本不知道肚臍眼裡面住了些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裡面有一隻軍隊駐紮。


你不覺得嗎?每次肚子痛時總是會懷疑事有蹊蹺,要不是有軍隊在那裡作怪征戰,肚子又怎會痛到翻滾不已。




*


她認真的說了這麼大一串之後,面不改色的按住自己的肚臍,嚴肅的對我點點頭。


「所以我不能讓你碰我的肚臍。這裡很重要。」


我傻了。「因為有一隻軍隊所以很重要嗎?」


「也不是,」她真的是非常嚴肅的表情,雖然很可愛,但讓我想笑。


「當然我不知道裡面是否有軍隊,但是肚子是生命的樞紐,你摳我肚臍,我有可能就會破皮,受傷,感染,肚子痛,有可能裡面就爛掉了,然後我就死掉了。」


「什麼鬼啊!」我大叫:「最好是摳個肚臍就會死翹翹啦!」


我每天洗澡都會順便洗洗我的肚臍,因為肚臍很容易藏污納垢,所以每天都要清理。這不是很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那有摳個肚臍就會死的道理。


不過她非常堅持,我也不想跟她爭執這麼無聊的話題,就讓她變成髒肚臍好了,隨便!


*

世界這麼大,我們在乎的也不過就這麼一點點。


難怪人家說,創作這種東西,寫來寫去,還不是都離不開自己的肚臍眼。


*

「妳最近很愛跟我聊肚臍的話題喔!」我笑著調侃她。


「我最近倒是很想念一個朋友,他應該就是那種會很認真的跟我聊肚臍裡面的軍隊的事情的人。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寫一篇跟肚臍有關的小說。」


「寫裡面的污垢跟細菌有幾種嗎?」


「說不定唷!誰知道呢,搞不好裡面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跟地球一樣精彩。」


我的媽啊,她肚臍裡面的世界已經從軍隊擴展成一個地球了!暈!


「真是敗給妳,那妳要跟那個朋友聯絡一下肚臍眼的故事嗎?」


「可惜他已經死掉了,很多年了,我一直想要寫他的故事,想把他拆的碎碎的寫在我每一個故事裡面。不過腦袋裡面總是空空的。」


「看樣子妳的肚臍比腦袋精彩多了。」我承認我很酸。


「真的耶,其實啊,我們根本就不瞭解自己的肚臍眼!腦袋轉再多,也不會知道肚臍眼裡面究竟是怎樣的世界。」


*
你知道嗎?肚臍是我們天生的第一個傷口。


我們生下來就註定要受傷,因為分離。


因為從此再也沒有人無條件的提供生存所需給你。


那一刻起,我們凡事靠自己了,裝可愛也好,裝可憐也好,我們總是必須要有所作為有所付出,也開始背負著某些期望,才能獲得生存所需的,食物與愛。


*

說著,她竟哭了起來。


*
「對不起我實在沒辦法陪妳繼續瞎扯肚臍的話題,我承認我有去查過網路了,的確如果不小心讓肚臍受傷的話,是有那麼一點機率會感染細菌甚至變成腹膜炎然後有生命危險之類的,但是對我來說,每天洗澡的時候一起把肚臍洗乾淨也是天經地義的啊,我小時候我媽就這樣幫我洗,長大後我也繼續這樣洗了二十幾年,並且活到現在。然後我也有點在意妳沒有洗肚臍,髒肚臍不是也很不衛生的嗎?」


她低頭,嘟嘴。

說真的我覺得她這表情可愛極了。



然後她小小聲的嘟囔:「可是摳肚臍的話,肚子會痛,還會拉肚子啊。」


「那我保證,我會很小心,會輕輕的,不會讓妳肚子痛,好不好?」


嗯。


她似乎有點不甘願的,用最小的幅度點了頭。


*
她安靜躺在床上,露出可愛的肚皮,和小小的肚臍。


我用棉花棒沾了嬰兒油,輕輕地擦拭著她的肚臍,非常非常有耐心的一點一點將污垢軟化,一點一點的深入肚臍裡面。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一件事,被她一臉悲壯犧牲的表情,搞得我也緊張了起來。但即使是這樣的表情,她也是可愛到不行。


慢慢的,她的肚臍恢復了清潔,因為不斷擦拭的關係,有一點泛紅,在她白皙的肚皮上看來很明顯。




「有一點點不舒服。」她用虛弱的聲音說。


我看著她泛紅的肚臍,忽然明白她的脆弱。






「嘿,我跟妳說喔!」我拿著用過的棉花棒說:
「那個可以跟妳談論肚臍世界跟一起寫小說的那個人,說不定已經變成細菌或者是微生物,住在妳的肚臍污垢裡了。」


她張大眼睛看著我,有一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我用衛生紙把棉花棒包好,丟入垃圾桶中。


「我想他一定是那個可以最貼近妳的肚臍世界的人,但是也不能永遠死巴著妳的肚臍不放。也許他距離妳生命中最初的傷口很近,看得很明白,但是他也不能讓妳更痊癒,或者是保護妳不再受傷。」


她笑了,眼眶跟肚臍一樣,泛紅。


我用柔軟的面紙幫她把肚臍周圍的油跟殘垢都擦乾淨,幫她把衣服拉好,拍拍她的小肚皮,說:
「或許我沒有辦法無條件的提供一切妳所需要的給妳,因為妳知道,我也有我的極限,沒有辦法無條件。妳愛我,我也愛妳,妳煮飯我就會去洗碗,妳清理貓沙我就會去倒垃圾,我們可以學著合作無間。」


「那你可以保護我不再受傷嗎?」她坐起身,看著我。


「我盡力,我會盡全力。」我握住她的手。


「那,」她笑開:「我就把我的肚臍交給你了。」




說真的,我最愛的就是她這樣的笑顏。




2008/11/23

莫名有個人跟我提到肚臍之後
就很想寫跟肚臍有關的東西XD

Sissi Lin

生活中總有一些事情虛假的可怕

因為那些虛假是真實的存在所以才可怕


所以我們會被打假球事件傷害

我們會被對被操弄的歌唱比賽感到憤怒

我們會面對情人的謊言感到悲哀及逃避


這麼矛盾
期待真實卻又充滿謊言的世界


如果這世界上
真的有一件事情是重要的

那麼或許
是自己的真實吧


如果連自己的真心都無法確定了
那該怎麼辦


可是
這麼多的人問的卻總是這樣的問題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對象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工作
不知道自己想要什麼樣的生活


不知道自己是什麼



常常聽到這樣的問題
而在那樣的時候我會難過

所以我在這樣的領域裡面繼續做我能做的事情
對我來說是一件重要的事情

找到自己那個獨一無二的重要存在
然後就會發現
這個世界也真實的令人感動


所有痛的苦的美的甜的都是一樣的
虛假與真實也都是其中的一部分


我愛這一切

也想將這種愛的感受一點一點
滲透出去


創作是件很美好的事情
因為真實的部份這樣大方的呈現與分享


我想推薦陳珊妮的專輯

"如果有一件事是重要的"


請務必務必要
仔細地閱讀與聆聽

Sissi Lin 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

"身為一個創作者,我認為......"



說真的還滿怕聽到別人對我說這句話的

不由自主的就會頭皮發麻





不過當然啦

可能一切都是出自我的妒忌與小心眼



哈哈



身為一個創作者

這句話後面常常會跟隨著一些

批評

議論

清談

以及真希望有一天不要再聽見的文人相輕



身為一個創作者



我希望自己成為一個安靜而誠實的人


Sissi Lin 2008年11月20日 星期四

隨著亞洲職棒大賽落幕,

王者之獅帶著亞軍的榮耀歸國,

職棒19年的球季也結束了。



這個球季中,我們到現場看了16場季賽,

還有總冠軍賽七場全到,也拋下了生平的第一次總冠軍彩帶。



一整個熱血到不行,哈!

可惜沒錢,不能跑到日本去看亞職,

能夠親眼看到台灣統一獅打爆韓國SK飛龍一定很爽快!





八月時中華隊在奧運失利,被大家罵到臭頭,

那時候我只是說,台灣的職棒真的程度不差,

我們的球員真的也是很不錯的,只是有種種的因素讓他們無法表現。

終於在亞職時,統一以單一球隊的身份,證明了這點。

台灣還是有許多認真的好球員,請不要吝於給他們掌聲。

(或者,不要平常無視於職棒,等到輸球了再來大放厥詞,更糟)



季末時,發生了米迪亞的黑米事件,

有人問我說,又發生這樣的事情了,還要繼續看棒球嗎?



我說,當然要繼續啊!

一個班級出錯,不代表全校都是黑的,

總還是有認真的學生,努力想做好自己。



像這些努力堅持自我立場的球員,

在整個不利於他們的大環境中,更需要球迷的支持。





職棒19年在風雨中落幕了。

對我來說今年一年幾乎可以說是沒有遺憾。



等待,職棒20年,明年春天開戰!

Sissi Lin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這是在金瓜石的一個景點

在觀景台上可以看見陰陽海以及舊的礦坑道



我們都是在一條道路的旅程上



有些人走快些已經在觀景台聽講解

有些人走慢些享受著微風與陽光





這是最後一次以肯園人的身分與大家一同活動了



在肯園的旅程目前到一段落

我走向另一個旅行

也期待在更多場景與大家相遇



能夠帶著愛與祝福畢業

真的很幸福

Sissi Lin





早上11點正是陽光曬到寺廟旁石階第12階的時候,

但午後霧起之後就會下雨,這件事情總是這樣的,我很明白。


拎著大花跟小毛,躺在石階上曬著溫暖的秋日陽光。

小貓崽子沒啥耐性,喝兩口奶之後又忙著打來翻去,

一邊擔心他們會翻下階去,但也沒關係,

反正是貓兒,摔個幾次算什麼。

  



來寺廟中參拜的人來來去去,這廟我也不知道有多久歷史啦,

從我是小小貓時就在這兒啦!



我的媽媽傳述給我在這裡求生存的技巧,我的爸爸留給我這塊地盤,

我也就一直在這裡繁衍著一代又一代的小貓崽子。



小貓們長大後都四散啦,有的長大了,有的夭折了,

但那也都沒什麼關係啦,因為事情總是這樣的。





聽聞過許多的故事,關於很久很久之前,

比貓的一輩子還要久上許多許多的從前,

關於礦坑、關於人們爭奪貪婪的金屬

(那到底有什麼價值呢?又不能吃!)、

關於戰爭(說來人的戰爭跟貓的戰爭也沒兩樣,不過就是搶錢搶糧搶地盤,

只是貓比較安於自己爭奪來的地盤,而人類總是妄想要更多)。

從前故事中的礦坑都收起來啦,人們都離開了,房子卻一棟又一棟蓋起來。



這些年,來這裡的人,身上帶著都市的氣味,

我知道,他們不是屬於山和海,不屬於歷史也不屬於傳說,

他們只是想來沾染,安慰他們平日百無聊賴的生活。



他們來探聽這裡的過往,想像一些故事與情節。

這些故事據說就跟寺廟一樣長遠,但會不會流傳的比寺廟還要更久遠呢?

說真的我也不在意,因為我活不了這麼久。 

那些故事,我也都忘得差不多啦!記著那些要做什麼呢?



瞧,山的那邊開始有海的霧氣湧上來啦!

嗅嗅空氣的味道,不一會兒就要下雨了。





這時間還夠我去散個步,和後邊半山腰上的友伴們打個招呼,

他們過得可好了,佔據住一間飯館,

吃飽喝足的最近也生了一整窩小可愛,一口氣四隻哪!



哎,你知道,貓的生活就是這樣,地方夠住就好,食物夠吃就好,

陽光出來時曬太陽,落雨時找個地方窩起來睡個覺,

時候到了就生一窩孩子想辦法養大他們,

然後再將他們託付給世界,讓他們去尋找自己的地盤。









 





50
年前我們這樣生活,50年後也會是如此。

日復一日,滿足而不奢求。吃喝玩樂拉撒睡,死生交替過日子。

 




霧起了,這會兒可不正下起雨了!


我就說,事情總是這樣的。喵。





---

這是在肯園的最後一篇作業

老師帶我們去金瓜石

作業就是"用一張照片貫穿金瓜石的50年前後"

那山上的貓兒可多了呢(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