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月4日 星期五

少見的簡短的夢,但足夠讓我嚇一跳然後醒過來。

我很少做「短夢」,夢境通常都冗長複雜,像拖戲的八點檔。
今天小寐之時就這樣做了一個情節簡單鮮明的夢,
夢境不驚聳也不可怕,就只是嚇一跳而已。

夢裡有兩個人,對我很重要的人。

第一個主角是女生,
是國中到高中的好友小狼,
她是一個很有魅力、很有個性、長得又漂亮的女生,
功課好,體育好,人緣好,很多人喜歡她,
國中的時候我是她的「老婆」~(笑)

應該很多人都有相同的經驗吧,
國中國小時,我們都會在班上組成某些家族,
那時候我有老公(女)、老爸(女)、老媽(女).....

嗯,看來這是女孩子們熱愛的團體遊戲,
不過我還有一隻寵物(男),據說現在在基隆當警察,
果然從小就很有服務的精神,我的寵物對我很好低(大笑)。


總之,我有個「老公」小狼,我是她的老婆小貓,
兩個人感情不錯,也上了同一所高中,
然後總是持續著相互陪伴對方經歷戀愛的種種甘苦。
她是個陽光美女,很多人追,愛情困擾也多,
我只談了一兩段傻戀愛,但是走療癒系這件事情已經可見端倪,
換言之從小就是當情緒垃圾桶的料:P

後來,因為我念文組,她念理組,分班之後相處的時間少了,
各自的事情多了,慢慢地疏遠,畢業後也就沒有繼續聯絡。
我只知道,她考上了高醫心理系,那時候大家都說她考差了,
以她的成績,應該要考上更好的學校才是。


這麼多年之後,再次想起她,在萬用的網路上搜尋,
發現小狼已經在南部的大醫院精神科當起心理諮商師,
讓我想起我們互訴心事年少過往,
和她總是發展得風風雨雨的愛情故事。

夢見她,也想她,當年我真的非常喜愛她,
不過卻不知道要如何寫出第一封聯絡的信件。


夢裡面的另一個主角,是我高中參加某個文藝營認識的男孩。
那是我第一次參加這樣的跨校營隊,認識了許多有趣的人。

第一次的文藝營,第一次對一個人一見鍾情,
第一次跟人做出「我們一起考上台大」這種狂妄的約定。

其實我也忘記自己究竟有沒有當面對他說過,我真的很喜歡他,
只是那個年紀的我太彆扭,太心機,不懂得誠懇的說出心意。

曾經我以為是他讓我的情愛懸而未決,給我希望,讓我苦戀他四年多。
然後這麼多年之後我終於瞭解,這一切畢竟是我親自演出的戲碼,
我又何嘗真正的坦率的面對自己的心意,面對他?
我是否有認真的回應過他釋出的心意?
我是否有肯定過他為我做過的一切?

我只是,一直看著自己的苦,一直覺得自己付出很多,
一直怨他只說我最瞭解他,卻不肯只愛我。

我恨自己在他身邊像雞肋般可有可無的扮演姊姊的角色,

我恨自己為什麼還要安慰著他的前女友,聽她問我:
「他說妳是最懂他的人,妳告訴我要怎麼挽回他啊?」

我恨他喝了酒之後哭著對我說:
「對不起我明明這麼愛妳,卻還是對別人動了心。」


然而現在的我回頭去看,只看見,
寂寞的人都一樣,恐懼的人都一樣,
不敢付出,害怕失去,不知滿足。我們都自私。

我沒有比他好到哪兒去。一點也沒有。
事實上,我更自私,我更過份,
我說付出了很多到底有真正做了什麼?
或許還比他更遊戲於種種關係之間。

然後斷線,就是理所當然。
沒有人說分別,只是分別總是發生。


現在的他是麻醉科的醫生,剛完成了一趟長長的旅行,
偶而我看著他的網誌,心中有一種明白,知道,
我們早就已經在世界的兩端,或許永不交集。

但有一天我要寫一篇小說,給他的。
是一篇在我心中醞釀了非常非常多年的小說。
因為想起他讓我明白,我總是等待別人先付出愛,
等待別人來證明深情款款,然後又覺得一切都是應該。

無可救藥的自私。




我的夢境。
夢境很簡短,我夢到這兩個我曾經非常喜愛的人,
他們「在一起」了。



錯愕!



然後,夢裡面,我還跟自己說,
「其實他們兩個滿搭的啊!
都在醫療體系中工作,年紀相差一歲而已,
長得也都還算不錯,兩個人也都喜歡運動,
都是天秤座的,嗯,真的還滿合適的。」



夢就醒了。

夢醒之後自己覺得好笑,這兩人風馬牛不相及呢!
但是,還真的滿適合的(大笑)!


夢境本身或許是有某些象徵性,但光是讓我想起這兩人也就足夠。
想起他們,其實想起的還是當時的自己,
明白自己在那時候,為什麼會這樣那樣,然後釋然。

釋然之後,就能真正的放下

我曾經愛過的女孩和男孩。

過去。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