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6年12月3日 星期日

前一陣子正是月底工作較忙的時候,姨媽卻正好來訪,整個人不知為何搞得自己很忙的樣子,好不容易事情完成了大部分,但是要修改舊版sop、家中準備要重新配置家具、還有幾個線上占卜......這些都還沒完成......自己卻已覺得腦袋越來越不能順利運轉,身體越來越容易疲勞,幸好在幾次快撐不下去的時候,還有同事給予適時的拉一把,派皮在我最虛弱的時候幫我塗油和按摩熱敷肚子,恩雅也總會在她百忙之中幫我補上一片花精貼敷,梅碧絲有數不完的保健小撇步......再加上我還有每天塗油,不然應該撐不住了。



好不容易在11月的最後,排到了一個員福療程,就請當天的芳療師櫻桃小姐幫我用療程及精油好好「補一補」。



療程中,做了許多希哩呼嚕的怪夢,醒來都不記得詳細內容,只是好像在另一個世界過生活。

櫻桃小姐說,她在握持我的頭部時,忽然感到一陣惡寒傳上來,就是很像快要感冒的那種感覺。她建議我多用CT4,這是我現在所需要的能量。



療程隔天是週五,適逢休假,本來開開心心打算去看「香水」首映,不過醒來就覺得有點不妙,有點隱約的頭痛,和一種好像快要感冒的感覺浮上來。心中一涼,想到櫻桃小姐說的話。趕忙用編織滾珠幫自己塗抹了一番。



上午稍微打掃家裏,洗衣拖地,下午出門去晃晃,結果還等不到晚上電影開演,我就開始發燒了(心大涼)

伴隨的症狀包括全身酸痛,咽喉疼痛等,還滿基本款的感冒。



出來跑,果然早晚是要還的,前一陣子過度消耗,現在身體要來討休息了。

自己身體的感覺很清楚,知道這次生病大概不是個容易處理的過程,只好先打道回府。

回家後本想泡澡,可是又沒力氣,只好在昏迷前先請小諭幫我打電話到店裡請明天的假。

小睡後,小諭幫我塗了免疫氣卦油,我也稍微恢復一些體力。塗油真的是很妙的一件事情,每次覺得自己快要癱掉的時候,塗油總能讓我恢復一些必要的體力。於是我幫自己全身塗了稀釋到3%的編織按摩油,然後去泡澡。



泡完澡,裹上保暖的衣物,不一會兒發了汗,燒就退了。



週六早上醒來,想說看看狀況如果不錯,說不定可以去上班,不過隨即就發現自己還是別鬧了。其實狀況還好(?)只是無法思考、說話之前要停三秒、總是覺得吸不到氧氣所以很喘、右邊喉嚨(扁桃腺?)腫痛只能進食柔軟或流質食物、很容易累、依然鼻塞、頭昏眼花、輕微發燒,還有講話時的鼻音,跟腫脹的扁桃腺,只好繼續幫自己塗油和環境的擴香(CT12+CT21),也打消了上班的念頭,自己的腦袋是漿糊狀無法思考也就算了,萬一把感冒傳染給同事,事情就大條了。



傍晚時又有要發燒的感覺,塗油之外作了些家庭勞動,讓自己出點汗。

我好像還滿常在生病的時候作家庭勞動的,不是那種洗衣拖地洗碗之類的事情喔,而是例如把客廳的地毯收起來(要先移開整個客廳的大型家具)、組合大書櫃以及搬動一大堆書等,這次則是跟小諭兩個人,一起把家中木架子拆開、鋸短、重新組合,然後把客廳的擺設大搬風~

生病的時候如果能動就動一動,我也不知道打哪兒來這樣的觀念就是。可是就是沒辦法只躺在床上動都不動。

只不過腦袋無法思考太複雜的事情,像塔羅占卜這件事情,現在完全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只好跟等待占卜的人說抱歉了。



一天就這樣在喝水也會喉嚨痛以及缺氧狀況下結束了,還是沒能去看「香水」。(泣)



然後,週日,也就是今天。我該去上班嗎?

話說我幹麼一早起來想這問題,不是該好好多睡一會兒嗎?

可是清晨五點就身體不舒服到醒過來,也不是我願意的啊(默)



內心掙扎一番(有嗎?真的有掙扎嗎?)之後,還是決定繼續請假。(幸好今天還沒有安排客人)

既然是要還的,那就好好的,還。



每次看到電視上的成藥廣告,總要主打著「快又有效」「迅速制伏頭痛/感冒」,心中總忍不住要嘆

現代人真的必須把自己過成這樣嗎?

我們為什麼不願意多給自己的身體一些時間?

為什麼不能停下來聽聽自己的身體在說什麼?



寫到這裡時忽然在msn上看到櫻桃小姐,就前去對她神奇的感應致意一番,櫻桃小姐也指導我一些用純露漱口和用油方向(拜謝)

小櫻桃 說:

把精油溶在一點酒裡面,加進純露來漱口

用CT 3 12 20 21 26 28 (任選你喜歡的)

加進茶樹或永久花露含漱

然後記得一直在喉部擦油





其實寫到這裡我已經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了,語無倫次到一種令人髮指的境界。而且我已經寫了很久,從大概七點多寫到現在已經十點多了,才在腦袋的混亂中擠出一堆混亂渣渣。一邊寫一邊忘記自己要寫什麼真的很累,寫完一段之後發現不知道自己上一段在寫什麼,所以又修掉重來,這樣反反覆覆更累。總之我感冒了,就降,別叫我去看醫生,除非醫生能給我消炎止痛和胃藥之外的其他選擇。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