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7月31日 星期二

據說我會解夢(茶)

也不知道是真是假,也不知從何時開始,
反正有這麼一個狀況,就是有人說了夢,
然後就會有人看著我說,哎,這要怎麼解?

然後我就開始,說。
正確與否不知道,我只是負責說,跟傳遞而已。

小時候,正受到女性主義薰陶的時候,
那時候非常討厭被人家說是解語花,
尤其是一而再、再而三,有人對我說:
「妳是這個世界上最瞭解我的人。」

心中會想說:
「我也很想要被瞭解啊!!」

之所以會花那麼多的心思去理解人,
無非是希望,有一天自己也能被理解吧。

可能是因為這樣,所以不知不覺就會解夢了。

說一個最近發生的。

上凱龍課程,某日中午在吃飯時,大家不知怎麼聊起了夢。
其中有位非常具有靈性與感應力的同學說,
她小時候常常做同一個夢,每每會嚇哭醒過來,
夢境卻十分單純,就是一團忽遠忽近的「白」,
一開始白的進退很規律,後來忽然變得很快、一直逼近,
這時候她就會在強烈的恐懼中哭著醒來。

然後,同桌的人就看著我說:妳怎麼解?

我的第一反應:我哪知道啊!

可是下一瞬間,我就有了一個想法,問她說:
「妳出生的時候順利嗎?」

她說:「不算順利,我是用真空吸引生出來的。」

是的,就是這個了,出生時的驚嚇,
就成了她孩提期間的夢魘。

我們的身體比腦袋更瞭解自己,
我們的夢也比語言更真實。

所以我是因為如此才在這個領域裡吧。

再度提醒自己一次我的生命課題:

第7個法則:努力達到你最高的境界。
(有時候看似陷入生活的泥沼中,
然而其實卻是踏進了更偉大的領悟方向。)

第1個法則:照顧他人。
(開啟並創造出得與療癒他人之力量。)


原來我小時候那麼討厭被叫做解語花,

是因為那太早就預告了,我的旅途。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