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4月9日 星期三

前幾天的午餐時間,同事問我:

「怎麼都沒聽妳說起妳的狗?」

「妳怎麼都不會難過?」「妳很堅強喔!」





我楞了一下,說:「我不想提。」







我不想提,或說,我不敢提。



我連想都不敢去想。







連想,都不能想。





即使過了兩個月,我翻開相簿,

在任何情緒與想法出來之前,眼淚就先掉了下來。

我不能這樣過日子,上班,工作,生活,

所以選擇不面對。





這不是一個健康的方式,只是我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所以今天,我休假的日子,或許開始重新學著說說看。

學著去翻動,與面對。





關於囡囡,我可以說上很多很久,

可以回憶與想念得太多太多,

可是我只想說一點點,就好。





我不確定自己是否是一個夠好的主人,

也不知道自己是否真的有盡力給囡囡最好的照顧,

但是囡囡,她始終都是一個忠誠的守護者與陪伴者,

在我過去12年的生命中,和我一起度過。





大二要升上大三那年的暑假,母親因病過世,

或許所有無法宣洩的傷痛在那時就已經開始累積,

生命慌亂了步調,失去重心,

談著沒有所謂的戀愛,成績也只是維持著而已,

在那樣失焦的狀況下,囡囡來到我的生命中。





囡囡是領養來的,來的時候可能已經兩歲了,

馬爾濟斯所有不良的體質她都具備,

幸而她還擁有更重要的,旺盛的生命力。





當時的男友並不喜歡貓狗,

他說:「妳要狗還是要我?」

我說:「你開什麼玩笑?」



從此這個問題不需要再被提起,

不能接受我的狗的人,我也不會考慮。





從那之後,我戀愛,分手,畢業,搬家,

又戀愛,又分手,搬到台北,換新工作,

又戀愛,又分手,又搬家,又戀愛,又有新的工作。



生活總是有著不同的起伏與變化,

所有的痛苦的、傷心的、歡喜的過程,

囡囡是我生命中唯一不變的存在。









起伏讓人不安,但有一個這樣堅定著只凝視著妳的存在,

讓人覺得,這個世界還是值得繼續奮鬥下去的。





囡囡跟著我生活,跟著我南來北往,

跟著我搭遍所有國內的交通工具,

單車、機車、汽車、火車、捷運、飛機、高鐵...

她參與我的每一刻,守護著我。





我何其有幸,能擁有她這樣堅定的愛情。





她是一隻很有個性、愛撒嬌、又任性的小狗,

她的眼中只凝視著我,注意我的一舉一動。



她讓我覺得我很重要,對她來說。





能得到一隻狗的愛情,真的是很幸福的一件事,

所有擁有狗狗的人,永遠都不要拋棄你的狗,

狗狗真的是用一輩子的情感投注在你的身上。

請珍惜你和狗狗所擁有的幸福時光。





囡囡喜歡散步,大學時我們常去大安森林公園,

畢業後回南部,每天傍晚都去附近的國小跑步,

搬回台北之後,新店溪的河堤邊是我們的新據點,

住在淡水的那幾個月是我們最幸福的日子,

漁人碼頭、咖啡館、河堤、海邊...

只要天氣允許,我們總是不缺席。



後來,又搬回台北市,囡囡的身體開始老化,

慢慢的她失去了平衡,慢慢的她無法再出門散步。

醫生說,隨時要有她離開的心理準備,

但那已是四五年前的事情,

或許是因為芳香療法的陪伴,讓囡囡的「隨時」變得很長。



有那麼一段時間,每天我起床後,下班後,以及睡前,

總要蹲在囡囡的睡窩前,確認她是否還好好的。



那時她已經無法控制自己的便溺,

每天回家都要幫她清洗一番,並擦洗地板,

有時睡到半夜聞到氣味,我也會強迫自己醒來幫她清理。



這些都是我該做的,也是我該回報給她的。





二月,我要去奮起湖工作一個月,

離開台北前,我抱著囡囡說了好一陣子話,

怕她一個月見不到我會慌張。



才回到南部的隔天,就接到台北打來的電話,

說,妳要不要回台北一趟?囡囡看起來不太妙...





當晚,立刻又跳上高鐵,

晚上11點多,淚眼朦朧的回到台北,

貼心的獸醫師詳細又委婉的解釋狀況,

我可以選擇繼續救治,

但囡囡無法恢復行動能力,意識也許也不太明白。

而當然,我也可以選擇不讓她繼續痛苦下去。





我無法決定,至少在那當下我沒有勇氣,

當晚我把囡囡帶回家,放在我床邊,

一整晚不能成眠,看著她,掉眼淚,

我問囡囡該怎麼辦,她怎麼希望?





可是「做決定」是我的責任,

所有的對錯是非都該由我來擔下,

第一次我邊哭邊為她做了一個凱龍能量治療,

用了精素、花精與精油,安撫我和囡囡受到驚嚇的靈魂。



因為天要亮了,我知道該送她走。

只是希望,能讓她走的安安靜靜。

不再痛苦,也沒有恐懼。





然後我送她走。

小心的不哭出聲,小心的不讓眼淚滴到她身上。





我們的獸醫是個溫柔又貼心的人,

過程中一直輕聲的安撫著囡囡,動作非常的溫柔,

我非常感謝,有她陪著我們度過這一段。





終於,我寫完了。





送囡囡走後的兩天,我就上奮起湖了,

回到工作,我努力讓自己不去碰觸這些回憶。





一碰,就有太多的情緒跟眼淚會潰堤。







究竟是什麼使人流淚?



我其實也搞不太清楚,是傷心、是失落還是什麼?



或許只是洋蔥。





只是知道,今天放縱了眼淚,

明天日子還是繼續要過下去。



即使明天以及未來的日子裡都不再會有她的陪伴。

即使我依然會努力讓自己不要陷入悲傷與思念。

即使心中從此就這麼空掉了一大塊。





但我會記得,一直記得,

她溫暖的小身體,柔軟的白色細毛,

以及總是望著我的,那雙黑眼睛。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