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早上11點正是陽光曬到寺廟旁石階第12階的時候,

但午後霧起之後就會下雨,這件事情總是這樣的,我很明白。


拎著大花跟小毛,躺在石階上曬著溫暖的秋日陽光。

小貓崽子沒啥耐性,喝兩口奶之後又忙著打來翻去,

一邊擔心他們會翻下階去,但也沒關係,

反正是貓兒,摔個幾次算什麼。

  



來寺廟中參拜的人來來去去,這廟我也不知道有多久歷史啦,

從我是小小貓時就在這兒啦!



我的媽媽傳述給我在這裡求生存的技巧,我的爸爸留給我這塊地盤,

我也就一直在這裡繁衍著一代又一代的小貓崽子。



小貓們長大後都四散啦,有的長大了,有的夭折了,

但那也都沒什麼關係啦,因為事情總是這樣的。





聽聞過許多的故事,關於很久很久之前,

比貓的一輩子還要久上許多許多的從前,

關於礦坑、關於人們爭奪貪婪的金屬

(那到底有什麼價值呢?又不能吃!)、

關於戰爭(說來人的戰爭跟貓的戰爭也沒兩樣,不過就是搶錢搶糧搶地盤,

只是貓比較安於自己爭奪來的地盤,而人類總是妄想要更多)。

從前故事中的礦坑都收起來啦,人們都離開了,房子卻一棟又一棟蓋起來。



這些年,來這裡的人,身上帶著都市的氣味,

我知道,他們不是屬於山和海,不屬於歷史也不屬於傳說,

他們只是想來沾染,安慰他們平日百無聊賴的生活。



他們來探聽這裡的過往,想像一些故事與情節。

這些故事據說就跟寺廟一樣長遠,但會不會流傳的比寺廟還要更久遠呢?

說真的我也不在意,因為我活不了這麼久。 

那些故事,我也都忘得差不多啦!記著那些要做什麼呢?



瞧,山的那邊開始有海的霧氣湧上來啦!

嗅嗅空氣的味道,不一會兒就要下雨了。





這時間還夠我去散個步,和後邊半山腰上的友伴們打個招呼,

他們過得可好了,佔據住一間飯館,

吃飽喝足的最近也生了一整窩小可愛,一口氣四隻哪!



哎,你知道,貓的生活就是這樣,地方夠住就好,食物夠吃就好,

陽光出來時曬太陽,落雨時找個地方窩起來睡個覺,

時候到了就生一窩孩子想辦法養大他們,

然後再將他們託付給世界,讓他們去尋找自己的地盤。









 





50
年前我們這樣生活,50年後也會是如此。

日復一日,滿足而不奢求。吃喝玩樂拉撒睡,死生交替過日子。

 




霧起了,這會兒可不正下起雨了!


我就說,事情總是這樣的。喵。





---

這是在肯園的最後一篇作業

老師帶我們去金瓜石

作業就是"用一張照片貫穿金瓜石的50年前後"

那山上的貓兒可多了呢(笑)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