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1月23日 星期日



肚臍是很有趣的。


連結了胎盤跟胎兒,輸送養分,而且有一天管子被切斷之後你還不能想像肚臍將會變成什麼模樣,他的形狀居然是操縱在別人手上的。


當然,或許過了一些日子,你發胖了,倒是可以運用肥肉把肚臍壓成細細的橫線,再多幾層肥肉之後,甚至看不出來他真實的位置在哪裡。


但是最可怕的,其實是我們根本不知道肚臍眼裡面住了些什麼。


誰知道呢,或許裡面有一隻軍隊駐紮。


你不覺得嗎?每次肚子痛時總是會懷疑事有蹊蹺,要不是有軍隊在那裡作怪征戰,肚子又怎會痛到翻滾不已。




*


她認真的說了這麼大一串之後,面不改色的按住自己的肚臍,嚴肅的對我點點頭。


「所以我不能讓你碰我的肚臍。這裡很重要。」


我傻了。「因為有一隻軍隊所以很重要嗎?」


「也不是,」她真的是非常嚴肅的表情,雖然很可愛,但讓我想笑。


「當然我不知道裡面是否有軍隊,但是肚子是生命的樞紐,你摳我肚臍,我有可能就會破皮,受傷,感染,肚子痛,有可能裡面就爛掉了,然後我就死掉了。」


「什麼鬼啊!」我大叫:「最好是摳個肚臍就會死翹翹啦!」


我每天洗澡都會順便洗洗我的肚臍,因為肚臍很容易藏污納垢,所以每天都要清理。這不是很天經地義的事情嗎?那有摳個肚臍就會死的道理。


不過她非常堅持,我也不想跟她爭執這麼無聊的話題,就讓她變成髒肚臍好了,隨便!


*

世界這麼大,我們在乎的也不過就這麼一點點。


難怪人家說,創作這種東西,寫來寫去,還不是都離不開自己的肚臍眼。


*

「妳最近很愛跟我聊肚臍的話題喔!」我笑著調侃她。


「我最近倒是很想念一個朋友,他應該就是那種會很認真的跟我聊肚臍裡面的軍隊的事情的人。然後我們可以一起寫一篇跟肚臍有關的小說。」


「寫裡面的污垢跟細菌有幾種嗎?」


「說不定唷!誰知道呢,搞不好裡面是一個完整的生態系,跟地球一樣精彩。」


我的媽啊,她肚臍裡面的世界已經從軍隊擴展成一個地球了!暈!


「真是敗給妳,那妳要跟那個朋友聯絡一下肚臍眼的故事嗎?」


「可惜他已經死掉了,很多年了,我一直想要寫他的故事,想把他拆的碎碎的寫在我每一個故事裡面。不過腦袋裡面總是空空的。」


「看樣子妳的肚臍比腦袋精彩多了。」我承認我很酸。


「真的耶,其實啊,我們根本就不瞭解自己的肚臍眼!腦袋轉再多,也不會知道肚臍眼裡面究竟是怎樣的世界。」


*
你知道嗎?肚臍是我們天生的第一個傷口。


我們生下來就註定要受傷,因為分離。


因為從此再也沒有人無條件的提供生存所需給你。


那一刻起,我們凡事靠自己了,裝可愛也好,裝可憐也好,我們總是必須要有所作為有所付出,也開始背負著某些期望,才能獲得生存所需的,食物與愛。


*

說著,她竟哭了起來。


*
「對不起我實在沒辦法陪妳繼續瞎扯肚臍的話題,我承認我有去查過網路了,的確如果不小心讓肚臍受傷的話,是有那麼一點機率會感染細菌甚至變成腹膜炎然後有生命危險之類的,但是對我來說,每天洗澡的時候一起把肚臍洗乾淨也是天經地義的啊,我小時候我媽就這樣幫我洗,長大後我也繼續這樣洗了二十幾年,並且活到現在。然後我也有點在意妳沒有洗肚臍,髒肚臍不是也很不衛生的嗎?」


她低頭,嘟嘴。

說真的我覺得她這表情可愛極了。



然後她小小聲的嘟囔:「可是摳肚臍的話,肚子會痛,還會拉肚子啊。」


「那我保證,我會很小心,會輕輕的,不會讓妳肚子痛,好不好?」


嗯。


她似乎有點不甘願的,用最小的幅度點了頭。


*
她安靜躺在床上,露出可愛的肚皮,和小小的肚臍。


我用棉花棒沾了嬰兒油,輕輕地擦拭著她的肚臍,非常非常有耐心的一點一點將污垢軟化,一點一點的深入肚臍裡面。


不知道為什麼,明明就是很簡單的一件事,被她一臉悲壯犧牲的表情,搞得我也緊張了起來。但即使是這樣的表情,她也是可愛到不行。


慢慢的,她的肚臍恢復了清潔,因為不斷擦拭的關係,有一點泛紅,在她白皙的肚皮上看來很明顯。




「有一點點不舒服。」她用虛弱的聲音說。


我看著她泛紅的肚臍,忽然明白她的脆弱。






「嘿,我跟妳說喔!」我拿著用過的棉花棒說:
「那個可以跟妳談論肚臍世界跟一起寫小說的那個人,說不定已經變成細菌或者是微生物,住在妳的肚臍污垢裡了。」


她張大眼睛看著我,有一點不可思議的,看著我用衛生紙把棉花棒包好,丟入垃圾桶中。


「我想他一定是那個可以最貼近妳的肚臍世界的人,但是也不能永遠死巴著妳的肚臍不放。也許他距離妳生命中最初的傷口很近,看得很明白,但是他也不能讓妳更痊癒,或者是保護妳不再受傷。」


她笑了,眼眶跟肚臍一樣,泛紅。


我用柔軟的面紙幫她把肚臍周圍的油跟殘垢都擦乾淨,幫她把衣服拉好,拍拍她的小肚皮,說:
「或許我沒有辦法無條件的提供一切妳所需要的給妳,因為妳知道,我也有我的極限,沒有辦法無條件。妳愛我,我也愛妳,妳煮飯我就會去洗碗,妳清理貓沙我就會去倒垃圾,我們可以學著合作無間。」


「那你可以保護我不再受傷嗎?」她坐起身,看著我。


「我盡力,我會盡全力。」我握住她的手。


「那,」她笑開:「我就把我的肚臍交給你了。」




說真的,我最愛的就是她這樣的笑顏。




2008/11/23

莫名有個人跟我提到肚臍之後
就很想寫跟肚臍有關的東西XD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