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3月4日 星期二

有一種狀況,有一種疼痛。



有一種疼痛,會在身體某個地方發生,那並不是很強烈的疼痛,不會讓人哀哀喊疼,卻會在體內鼓動不已。隱隱的,讓你焦躁,讓你呼吸急促,讓你不知所措。





我很久沒有去看怡翠部落格,但是今天為了公事,必須找「新生代作家」,所以我必然性的經過了一些連結,然後又看到怡翠,和許多我有點熟悉,與我同世代,曾經一起參加過文藝營,而現在也仍在文壇中發展的姓名。



看到他們,讓我有了那熟悉的疼痛。





每當心中壓得底底的文學夢被碰觸,被召喚,那疼痛就會發生。





我想寫,不是寫促銷、不是寫企畫、不是寫情人節母親節聖誕節的活動,我想寫,我的小說。





有一個男孩向一個女孩要一隻手掌的故事。



有一個小小的巢裡兩個男子拼湊一個記憶中女子的故事。



有一個在婚禮中明白自己從不明白新婚妻子的故事。



我有許多許多的故事,想說。



想說。



想寫。





我想成為一個說故事的人。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