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10月23日 星期二

我是觀看者,也是夢中的每一個腳色。
如同在看電影般,夢境展開了。

時代不明,但不是現代,感覺約莫是民初,背景的顏色有點昏暗。
地點是一間破落的宅院,住著兩個女人。
婆婆跟婦人是婆媳關係。家中就只剩她們兩人了。


忽然,出現了一個年輕的女孩子,穿著當今時下年輕人流行的服飾。
低腰褲的褲頭還露出裡面的丁字褲。她是來找婆婆跟婦人的。
婆婆的脾氣很壞,嘴巴也很壞,看到女孩的「奇裝異服」就開始大肆批評了起來,
根本不想管女孩要跟她們說什麼,逕自就走了。

婦人說:「不知道為什麼,我看著妳覺得妳很親切。」
女孩說:「我是某某的孫女啊,我是幫我阿媽帶話給妳的。」


這時候,場景忽然就切換,到了更早之前。

那時,這座宅院相當熱鬧繁華,住著許多人。
可惜的是,這家的男主人早逝,只剩下一個獨子,
當家的女主人(也就是婆婆)非常不滿意自己的兒媳婦只生了一個女兒,
因此自作主張又幫兒子納了二房(也就是婦人),
然後千方百計的逼大媳婦走,以免有分家產的問題。

那個被逼走的大媳婦,原來就是女孩的阿媽,她被趕出門時,身無分文。
帶著女兒,身上唯一值錢的東西是一件丈夫的絲綢褲子,
跟娘家帶來的一只玉鐲。後來她們賣了這兩樣東西,
靠著這筆錢辛苦的作著小生意,倒也活了下來。


場景回到破落的宅院。
女孩對婦人說:「我阿媽要我來跟妳們說,她沒有恨過妳們,
雖然吃了不少苦,但是日子還是過下去了。
她想要說,無論過去發生了什麼,但是她原諒妳們。」

婦人聞言就哭了,在婆婆趕走大媳婦之後,其實慢慢的家道中落,
就連她的丈夫和獨生子也意外死亡了,
她雖然多次想到被趕出門的母女兩,卻也心有餘而力不足。

但是她又想到:「不可能啊,我前些年死去的兒子也才多大?
怎麼可能妳阿媽會有妳這麼大年紀的孫女呢?」

女孩說:「那是因為我是來自於未來,而且其實,妳是我的前世。」

婦人傻住了,她根本無法理解這樣的事情。
而由不得她想太多,因為下一瞬間女孩就消失了,被拉回她原有的時空中。


場景切換,到了現代,或者是比現在再更未來一點點的時代。
女孩跟姐姐走在街上,談論著剛剛的經歷,
還有一些女孩子們愛聊的服裝流行之類的話題。
「最近的衣服越來越貴了。」
「是啊,難怪最近大家都喜歡到有制服的公司去上班。」
「對啊,至少這樣可以省下一些治裝費……」

說著,看到一家店,店門口站著一個男店員,
店內放著裝飾用的轉盤式的電話,
女孩說:「剛好,我們打個電話去說一下吧!」

女孩走進店內,對店內另一個男服務生說了一個號碼,
男服務生撥動轉盤,電話接通,是那破落宅院中的婦人接的。

女孩說:「妳不用擔心,我已經回到我的時代了。」


男服務生莫名其妙的看著女孩和她的姐姐,說:
「這支電話是裝飾用的,怎麼可能接得通?」

女孩說:「如果打去的地方願意接,就一定會通。」
男服務生:「妳們究竟是什麼人?」
女孩和姐姐笑了:「其實我們都不是人了啊!」


這一瞬間,忽然女孩跟姐姐的形體變了,變成一種銀白色的光體,
微微有著人的形狀。

男服務生大駭,可是身邊其他的人卻似乎都無動於衷。


女孩的阿媽這時候出現了,對男服務生說:
「既然你看得見我們,代表你也不是人了,你為什麼還不願意接受這個事實呢?」


然後,阿媽跟男服務生,也都變成了銀白色的光團。


一行四「人」往郊外走去,兩個女孩無聊的開始想要捉弄路人惡作劇,
男孩問阿媽說:「難道變成不是人了之後就要一直這樣嗎?」


阿媽說:「當然不是啊,我們是要回去的,
其實我早在四十年前就找到我丈夫,也就是她們的阿公了。
當兩個靈魂圓滿的時候,就會有足夠的力量可以離開這裡,
回到我們原來的地方去,我這次只是來交代她們幫我做一件事情而已。」

男孩說:「找到自己的圓滿?」

他看著兩姊妹,心裡想著自己是不是要跟其中一個一起「回去」呢?

到了一座橋邊,橋下坐著一位老先生,原來是阿公,看見她們之後高興的猛招手。
阿媽也很高興的,趕忙過去牽著阿公的手,
兩個人笑咪咪的看著三個年輕的靈魂說:「那我們就先回去了。」


然後,她們兩人變成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光柱,
直衝上天(我甚至可以強烈感覺到那種向上飛衝的感覺),
一直向上、向上,直到衝出了地球。


宇宙中有無數的星球,
碩大無垠的宇宙中,有大大小小的星球,
在巨大之中,我看見了最微小的分子,像一個一個的小彈珠一樣,彼此碰撞、反應。
阿公阿媽也是其中的一個小分子球,進入宇宙之後,就也產生了一些碰撞和連鎖反應。


『這樣碰撞沒有關係嗎?』觀看者的「我」有了疑問。


這時候出現了一個聲音,告訴我:
『當然是有關係的啊,每一個小分子之間的碰撞,
都會產生一些連鎖反應和改變,就在此時此刻,有些事情已經不一樣了……』

眼前出現了一個小螢幕,螢幕中出現的那破落宅院中的婦人,
她把自己經歷的一切寫了下來,然後密密的縫入繡花鞋底。


下一幕,畫面切換到多年之後,宅院荒涼,
那隻繡花鞋跟一些雜物一起堆在一個角落中。
宅院外人聲雜沓,有人想要打開這個房間,可是卻怎麼也打不開。
(分子球繼續碰撞反應著)


再下一幕,更多年之後,宅院被拆除了,有人經過了那隻繡花鞋,
可是繡花鞋卻好像被風吹動了一樣,翻落至旁邊的垃圾堆中,完全沒有引起人的注意。
(分子球繼續碰撞反應著)


『如果繡花鞋被發現了,就會有人知道婦人的經歷了。
可是為什麼一直沒有人發現那隻鞋子呢?』我問。


『因為還不是時候啊』聲音回答我:
『當時候到了,所有的事情都會被明白。
妳看看四周的小分子們,那都是一個個光的子民,
我們就在這宇宙中相互吸引、碰撞、反應。
我們既是無限大也是極其微小……很多事情都是如此,
要被發現很容易,但是要被瞭解卻很困難。
我們在地球上時,不明白自己在宇宙間的位置與模樣,
我們追尋光,卻不知道自己就是光的一部分。我們就是光。』


至此,夢醒。

------
也是多年前作的夢,從日記檔中挖出來的
因為真的挺妙的所以貼出來

夢做完之後半夢半醒之際再從頭想過一遍
想完之後把還在睡覺的人挖醒強迫她聽一遍
講完之後開電腦寫下來
這樣通常可以記得住八成

其實這個夢還有更多細節
例如兩姊妹怎麼捉弄別人之類的
但是實在是懶得寫了
感覺上那很像電影中不必要的過場情節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