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8年10月4日 星期六

天乍亮的那一刻
清晨的氣味就傳進窗子中

身邊的人還沉睡著
但我已在黑夜中醒來
輾轉至天明


腦袋中響起的歌"今天清晨"
於是就起身
在晨光中聽著這首歌

但說真的我更喜歡珊妮自己唱的版本


有的時候就是會這樣
某些時刻忽然很想聽某些歌
就像昨晚明明是聽著Frente的專輯睡著
失眠醒來卻是想到珊妮的歌


有點沒道理
但如果是要拖地板大掃除整理家裡
一定要聽伍佰或薛岳
而且要放得很大聲


有時候
用Nigel Kennedy怪阿伯的小提琴演奏專輯
來搭配下午的掃除時光也不錯
我愛他演繹的"四季"
和創作的那些怪到翻過來又翻過去的專輯


需要一些甜到膩的嗓音時
我喜歡Laura Fygi
還有Victor Lazio
被蜂蜜裹住耳朵也是很舒服的


K.D. Lang 啊
唱起歌來好像在對著女孩子的耳朵吹氣
一整個充滿誘惑感(羞)
低沉的嗓音真是性感呀


躺在床上滾來滾去莫名奇妙煩燥時
我想聽綺貞的歌
吉他手這張讓我有些小小的歡樂
華麗的冒險這張非常適合自溺


躺在床上發呆連滾來滾去也不想時
要聽珊妮的歌
腦袋扭曲也不想整理時要聽"完美的呻吟"
就會從原本的死魚狀不知不覺活過來跟著大聲唱
"也不算什麼嚴重的病"


有一種可笑的悲哀感卻無法言說時
聽"我從來不是幽默的女生"這一張
這樣眼淚流不出來也沒有關係


世界太安靜時要聽
"華盛頓砍倒櫻桃樹"以及
"乘噴射機離去"


至於"後來我們都哭了"

那是什麼時候都要聽的


耳朵很累的時候
什麼都不聽
然後忽然腦袋就會浮出某些歌來
非常具有撫慰性的



今天清晨我想我身邊的人還愛我
雖然他也無法拯救使我免於失眠
而我只是覺得說

能有好音樂

真的是太幸福了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