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6年9月18日 星期一

清晨醒來。


忽如其來的沮喪,心頭悶悶的,不知道卡了什麼在裡面。




睡醒前做了夢,夢裡面看見了前任外遇的對象,我走向前去,那個站在清晨寒風中守候的人一臉錯愕,我舉起手卻打不下去,如果能爽快的給他一巴掌多好,可是我卻辦不到。我只是放下手,然後轉身。




夢裡面還有「老師說」,告訴我,看看眼前這愁苦的人兒,看看這為難的人,有人想要,有人不想給。而這一切都是妳召喚來的,都是妳的投射




心中有了許多的瞭解,但是情緒或許是過不去的。我真的被這麼多的怨恨與恐懼給卡住了嗎?




而在左右思量之際,我也知道自己為什麼沒有辦法對前任給出單純的祝福,有太多的不甘心卡在我自己的小心眼中,其實困擾跟痛苦的還是自己,真是何必?


之前在一起的時候,我會給他鼓勵和祝福,是因為我覺得我應該要給出,因為我的身份的關係,我要扮演好一個好伴侶的角色,可是現在已經拿去伴侶的身份了,真實的感覺跑出來,我知道自己不想給。我在跟他做比較,我想要贏過他,我想要站得比他高,我想要過得比他好!


可是為什麼還要有這麼多的比較呢?為什麼還會有這些在意呢?今天我如果真的對自己有自信,那麼我根本不用擔心誰在誰之上,誰在誰前後!我可以走自己的速度跟方向就好,管她是如何!那麼我在意的究竟是什麼?




「我不如人」?




害怕他之所以離開,是因為別人比我好?這件事情讓我否定了自己的價值嗎?



分手之後還會夢見他,這個人遲遲不能完全走出我的生命,就是要不斷用來提醒我,關於「比較」這件事情嗎?


 


我對他抱持什麼樣的情感?細細尋去彷彿只剩下罪惡感


罪惡感是什麼?


罪惡感說來其實也是一種自我膨脹吧!


因為我們認為對方的情緒、悲傷、痛苦、不快樂、不幸福這些情緒,都是自己的責任,所以才會如此驕傲的扛下這份罪惡感。今天如果我們真的信任對方,相信他有能力可以照顧好自己,相信他在經歷的是自己的人生歷程,相信他可以自己走過,那麼他過得如何又與自己何干?


是我自己害怕「與我無關」!


因為,與我有關,才顯示出我的重要,我的影響力,證明我被需要。


若一切都與我無關,那麼我到底有什麼意義?


所以說,這份自我膨脹的驕傲,其實也是來自於太強大的無價值,一份自卑,是我自己先相信了「我不重要」這個意念,用這份恐懼來餵養我的罪惡感。


在這一路上從來就沒有別人,只有自己。我又一次看到了這句話。


那個卡住的東西果然是卡很大。


除了繼續看見,繼續走,也沒有別的方法了。



逃避是不存在的。






930701驚夢於文山新居

第一天搬到新家做的夢,真的太有......意義了(苦笑)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