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6年9月14日 星期四

「我們永遠無法閱讀同一首詩 」

忘記是哪一位文學評論家說的,但是還記得,在文學院午後的草坪上,當學姐說起這一句時,臉上那種既悲哀又幸福的感覺。

那時候我們和學姐一起組成了一個文學評論的讀書會,學姐們提供了許多珍貴而有趣的資料,我們時而討論,時而論戰,在過程中總能激發出種種有趣的想法。當時才大一的我,朦朦朧朧的接收了這一句話,似懂非懂。

這許多年過去了,畢業,工作,戀愛,換工作,換情人,搬家,安定。

我談了幾次的戀愛,遇上一些男人與一些女人,這句話卻始終在我的愛情中如影隨形的出現。

我期待的一種心靈相通的交往,期待在聽到某個旋律時,能交換一個會心的眼神,在閱讀同一段文時,我們能相視微笑,在經過一樹流蘇時,我們心中能浮現同一場雪。曾經,我以為我遇見了。

那個聰慧甜美的女孩,我們曾經擁有那麼多自在瘋狂的日子。一起偷摘的桑椹還在口中蔓延著酸甜,一起曬過的月光還在手中醞釀著溫柔,在無垠海面浮起銀色滿月的那個夜晚我們許下承諾,以為會一直緊握彼此雙手共同走過荒謬世間。

但是,她還是輕輕的鬆開了手,我才知道,當面對同一段人生課題時,我們畢竟是沒有解讀出同一種勇氣的默契。

那個貼心細緻的男孩,我們曾經那麼輕巧穩妥的接收安放了彼此的心事,攙扶著彼此通過人生的危橋,在夜裡的電話默默交換滲著眼淚的幸福微笑,而不被祝福與諒解的感情,一但發生也不再有退路。

分開後,我一直在等,等著我相信的時間,會把所有的糾葛都帶走,只留下最初的我們仍是最好的朋友。他卻在數年後徹徹底底跟著時間一起,走了就不回來。印給他的那本笑忘書,還沒問他要讀後心得,而他已把生死都走完,不曾告訴我,我們是否解讀出相同的、人生的讀後感?

那個歷經千帆的女子,我曾經以為她在跌撞中已經學會自制與忠誠,以為熱烈相戀之後我們可以安靜相守終生,以為我們這麼任真的彼此扶持、學習著各種成長的方式,會讓彼此更懂得珍惜,更明白自己要什麼。沒想到最後還是必須面對現實,我不過是她輪迴模式中的又一次重演。

牽扯了四年的情感,一旦斷裂,也更清楚的看見當初自己矇眼避開了多少,早就明白卻不肯面對的事實。


於是懂了,再相愛再親密再相似的兩個人,畢竟是永遠無法閱讀同一首詩。

無論在我們的人生中曾有過多少的重疊,曾經攜手走過多少的曾經,終究是妳有妳的,我有我的人生。或許我們會在同一時刻被同一首詩所感動,那感動的樣貌細看來仍是不盡相同。

就算相愛的再真再深,就算真能將妳心換我心,畢竟妳不是我,我不是妳。妳經歷的人生我無法體會,就像我流過的眼淚妳無法感受。妳受過的苦,不是痛在我的心底,我心底的傷,也不是劃在妳的身上。於是這是妳的觀點而那是我的想法,可以相似可以相反,卻無法相同。

同一首詩,在我們各自的心裡發酵出不同的意義。

這是一種悲哀,我們總是在期待的被了解,卻也永遠無法被真正完全了解。但這也是一種幸福,妳我不同的人生,展現出世界的多樣化,保留了各自的獨特性。我是獨一無二的,每個人都是,這是幸福之一。再者心裡總有些細微的牽動與私密的感受,幸而能專屬自己保有,這是幸福之二。

於是學會,當我再度擁有相愛的勇氣,重新擁有一段關係,我知道自己不能要求對方,必須如何的細緻體貼到我生命的每一個面向。但是我們都有同樣的共識,明白我們之間的差異需要被正視與尊重。我們願意給對方最寬闊的空間與機會,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以去發展自己想要方向,但是同時,也確知所有的選擇都是在不傷害對方,不傷害彼此,是出自於真心誠意的選擇。

我們依然無法閱讀同一首詩,但我們願意閱讀彼此的心,或許無法做出最正確的理解與詮釋,至少我們還有時間和機會,可以好好的、慢慢的說,並且願意傾聽。這是,現在的我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愛情。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