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6年9月7日 星期四

上課、背書、練習、寫文、看書......

每天想做要做的事情都這麼多,最近老是覺得時間不夠用。比較慚愧的是,家事幾乎都荒廢了,家裡的地板竟然一個禮拜都沒拖()




越是這樣覺得,就越佩服溫老師,平平是24小時,她怎麼能做這麼多的事情?早上在台北上30堂課,接下來是訓練第九期的我們,下午就又飛到台中或高雄去......隔天一早她依然精神抖擻的出現。



也因為越來越覺得時間不夠用,所以必須要找出更有效率的方式,其實這跟做按摩一樣,不該用的廢力就不要用,更有效的使用身體。說到這,好期待週一上張老師的肢體課程。



不過聽說週一也要考核手法@@"





晚上去敦南誠品聽了溫老師指定的,劉克襄先生的演講,聽了會腳癢耶,真想跟他去走山路古道當漫遊者,可是我們是一群已經接近鐵腿的人,這一走下去大概就廢了吧:
P



「走路是一種思考」

「以緩慢來對抗這快速的主流社會」

「詩人是山的漫遊者,他們的目的不是在征服與攻頂,而是進入



看著聽完演講後抄寫下來的字句,腦海裡想到的是昆德拉的《緩慢》:



『為什麼緩慢的樂趣消失了呢?以前那些閒逛的人們到哪裡去了?那些民謠小曲中所歌詠的漂泊的英雄,那些遊蕩於磨坊、風車之間,酣睡在星座之下的流浪者,他們到哪裡去了?他們隨著鄉間小路、隨著草原和林中隙地、隨著大自然消失了嗎?』



『悠閒的人是在凝視上帝的窗口』



我想,劉克襄先生的山間漫遊,應該也是一種凝望,一種聆聽,他在每一條不知名的古道中,找到無數的感動與滿足。或許那種悠閒的、詩人所歌詠的漫遊時代已經過去了,但是可以再被用另一種角度重新創造,我們現在的工作又何嘗不是如此呢?



尤其是B02這個手法,就是得緩慢,就是得細膩,像在人的身體上漫遊,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萬水千山,而我們的工作則是帶領人們去探訪自己丘壑,看見自己的山水。



這讓我對自己的工作,更有了一番敬意,我要學習用更肅穆的心情與表情,去看待每一個在手掌下的身體,以掌心的溫度去融化撫平,那身體之中所積累的冰霜崎嶇。





----

回頭去挖自己受訓時寫的文章

很有趣:P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