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至於他為什麼會突然的離開妳,其實,我知道原因。





那是在他來訪過之後的第三天,星期六的早上,他打電話來,是我接的。



他說要開車載我們出去玩,他說他下午兩點會到。





而我在掛下電話後,告訴妳,他說他三點半要來,並且慫恿妳先出門去買點野餐的食物,去美容院洗個頭,梳個漂亮的髮型。

那時候,我們還有著柔順的長髮。





所以妳出門了,而他在兩點時準時到達。





我開門,抹了妳的口紅之後,給他一個最甜蜜的微笑。



每天每天凝視著妳,我早已學會妳的每一個表情。





妹妹呢?他說。他認定了他見到的是妳。



出去買東西了。我說。我想先跟你單獨在一起。





所以,他在我的暗示下,毫不猶豫的解開了我的衣扣。



「我還以為妳想等到新婚之夜,」他在我耳邊低語,挑逗著說:

「原來我的小妻子已經等不及了。」





他的手很熟練的撫摸著我的身軀,他的唇沒有一絲懷疑的親吻著我,他輕而易舉的就進入我的身體,我並沒有抵抗。





妳真應該看看他那時的表情,很難形容,混合了驚訝、懷疑、傷心、屈辱,和一點點的鄙夷。





因為,他發現我,哦,不,是發現「妳」,不是他期盼中的處女。





為什麼?他問。



不為什麼。我說。



妳騙了我,妳說過妳是處女,妳說妳在我之前沒有過別的男人。他生氣了。



你愛我,還是愛我的處女膜?我平靜的問他。



我愛妳啊,可是妳不該騙我。他吼了起來。



那如果我現在跟你說,醫生說我可能無法生育,你覺得呢?還愛我嗎?你還愛我嗎?你說啊!!



我想到我不應該,不對,是「妳」不應該如此平靜,所以我也陪他一起歇斯底里,並流下一些眼淚。







他傻住了,我記得妳不只一次跟我提過,他是個多麼渴望孩子的男人。





你愛的是我的處女膜、我的子宮,你根本不愛我。我對他說。



他抬起他的眼,望著我,像用盡了全世界的力氣,卻說不出話來。





我看見自己多麼殘酷的毀了一個男人的美夢。但我並沒有後悔,或覺得悲憫。





他就像不願意再開口說任何一句話般,隨手草草的寫了幾個字,寫在那張你們說要去看預售屋的房屋廣告單背面。



然後他走了,從此沒有再出現過。





我拿起紙,上面只有一行字



我想,我們沒有必要再浪費彼此的時間了。











於是三點半妳回來的時候,他已經消失。



他有沒有說些什麼?妳急急的問。



我把他的留言遞給妳,妳跌坐在床上,當然妳不知道剛剛在這張床上發生過什麼事。



妳只是默默地坐在床上,默默流著淚。



我從妳身後抱住妳,給妳我的體溫,妳的淚落到了我的手上。



為什麼?我不懂?他怎麼能說走就走?不可能,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妳喃喃自語著。







我吻著妳的頸背,吻妳的臉頰,說,妳放心,還有我陪妳。





妳放心,我會一直忠誠的陪著妳,永遠永遠。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