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8月4日 星期六



我憎惡那些男人,那些妳所謂的獵物。





妳可能一直不懂我對他們的厭惡,妳單純的以為是因為我的純潔,讓我無法接受妳換男人像換不同口味的咖啡一樣。



妳不知道我曾經多麼肆無忌憚的遊戲著,探索自己身體的每一種可能。





也就因為如此,很早我就看透了,男人。









我不能忍受的是,他們對待妳的方式。



妳是這樣美好,他們根本不了解。



他們看見了什麼?妳的容貌,妳的肉體,妳悅耳的聲音。



可是他們從來從來就不曾看進妳淺褐色的眼睛裡,妳完美無瑕的靈魂。



妳是陽光,永遠的善良溫柔,妳不會去傷害別人,妳根本不可能相信會有人蓄意的破壞別人的愛情。



對於妳的夢想,妳對生命的感動,妳的心,他們究竟真正懂了多少?





對生命妳是如此的愛惜、充滿熱情,妳無法想像親愛的妹妹,曾經更甚於妳的放縱。



妳說妳是墮落的天使,那麼我該是個原本就居住在地獄中的,撒旦的婢女。







在現實生活中,我不過是妳的影子。



這是定律,陽光和影子總是同時存在的。



我依附妳而生存,妳是我的信仰,我生命的力量。









兩年了,妳從不斷更換獵物的遊戲,慢慢變成固定於跟某一個情人在一起。



開紅色BMW的男人或許給了妳一些安定的力量,所以妳會固定兩個禮拜去他那兒過一夜。



只是我從沒有想到,妳會開始考慮,放心放手,愛一個男人。 

0 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