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ssi Lin 2007年8月1日 星期三

我需要一只耳朵

 

只因我是個太饒舌的人。 想說的話總是太多,





或者應該說,腦袋中總是嘩啦嘩啦的轉著一大堆想法,



很想說出來,但是要有條有理的講未免又會過於長篇大論,



學不會言簡意賅的精要,我還是需要一只聆聽的耳朵,



可以陪我坐下來,用一壺花茶的時間,



聽我說完看過一部電影之後所引發的種種亂想。





這時候,更加覺得網路是神奇的。





想到某個倒楣的理髮匠,無處可說「國王有個驢耳朵」的秘密,



只好向著更倒楣的地洞大喊。



如果理髮匠有網路的話,可能會好一點,



或者是,如果理髮匠會寫小說的話,應該就會更好一點。



把心裡的秘密拆成細瑣的零件,塞進小說的縫隙中,向來是寫小說的人所擅長的。











有時候我會覺得自己很需要那個更倒楣的地洞,畢竟一只好耳朵難尋



然後就會有小小的慶幸,畢竟我還有網路,而且我可以寫小說。 









2002/1/2

0 意見: